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97章 骂他滚出娱乐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迟桓这人很好,徐西说是领导,但江晚恩却在他身上看不见任何架子,反而还很照顾她。


尤其是他和徐西相处的模式,舒服又自然,一看就很亲近,偶尔打趣两句,迟桓反而会徐西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迟桓人脉广,拖他关系,江晚恩知道了自己昏迷这三天里发生的事情。


江巧巧最终还是没逃得了法律的制裁,因为证据确凿,她被告上了法庭。


她身后的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全力保她,该舍则舍,从一开始,她扮演的就是一颗随意丢弃的棋子。


又顺着顺藤摸瓜的线索,小巷那次的恶意伤人事件,竟然也与她有关。


法官质问,死者亲属控诉,江巧巧孤身一人,没有否定。


无期徒刑本来是铁板钉钉,但江巧巧的辩护律师给出了一份精神鉴定报告。


这算是迟尉给她的补偿和奖励。


江巧巧被诊断出有精神病,这点毋庸置疑,于是无期徒刑缩减到了有期。


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有的她受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江晚恩都没敢想过十年以后,她出来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对于她来说又是什么样的。


整整十年,到时候她都三十多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全浪费了,被囚禁在一座暗无天日的黑暗里,那是法律对她的处罚,也是她罪有应得。


迟尉这盘棋玩的还算如意,他是整件事情的幕后指使,手上却没沾一点血。


及时抽身,找了个完美的替死鬼,他独善其身,得意的像个胜利者。


唯一不足的是,没有得到江晚恩。


本来应该是女人名利双收,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可迟尉依旧觉得这场游戏,是他赢了。


因为他发现了商宗鹤的软肋,他拆散了他们两人,这对商宗鹤来说无疑是打击的,日子还长,他慢慢跟他玩,到时候地位是他的,江晚恩也是他的,商宗鹤的一切都是他的!


所以,他怕什么?


江巧巧的审判在江晚恩意料之外,因为她没想到她会杀人,可转念一想,当天她猛烈朝自己撞击两次时的样子,分明就是来杀她的。


她想置她于死地!


江晚恩不明白,她跟江巧巧的仇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重了,再怎么说她们也是同父异母,她为什么就非得要她死?


徐西淡淡的吐出四个字:“人心险恶。”


江晚恩抿了抿唇,心里一时五味杂陈。


才放出来不到几个月就又进了牢里,而且这一关就是十年,江晚恩不敢想象,宋惠兰和江建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宋惠兰肯定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歇斯底里的叫着江巧巧的名字。


而她的父亲,江建宁肯定是烦躁的一根烟一根烟的抽。


只是奇了怪了,江建宁倒也没来找过她,也对,她现在没有手机。


江晚恩根本就没想过,其实还有另外一种答案,那就是江建宁心虚。


她潜意识里还觉得,她毕竟还是他的女儿,江巧巧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举动是因为精神失常,可是江建宁,他是大人,对这件事应该是不知情的,殊不知,江建宁什么都知道,并且在江巧巧入狱后的第二天,迟尉就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远离岸城,先避避风头,


江建宁答应了,因为钱不少,足够他混个两年,没准还能东山再起。


他没有一丝留恋的上了飞机,头也没回,那副决绝果断的样子,就连迟尉都冷嗤一句,他这个父亲当得好狠心。


可这些江晚恩都不知道,经历了惊醒动魄的车祸,再到蓄谋已久的谎言,期间的起起落落,让她感觉从里到外,身心俱疲。


昏迷了三天,她仍觉得如果再闭上眼睛,她依旧可以睡着。


因为不能去想太多东西,尤其是商宗鹤和那个还没来记得看一眼的孩子。


她怕因为孩子而心软,因为那个男人曾经的柔情蜜语,哪怕是假的,还是会忍不住去原谅她。


她不能这么没有骨气,更不能活的这么没有尊严。


江晚恩双手捂着脸,悲悯的哀叹了口气。


徐西担心的望着他,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棒棒糖,撕开五彩斑斓的包装纸后,他递过去,声音软软的叫了声:“姐,给。”


江晚恩放下手,橙红色的糖果里飘过来橘子的香味,晶莹剔透,像是绚丽的宝石。


她没有胃口,吃不下任何东西,可是看见徐西清澈透亮的眼睛,她怔了两秒,还是接了过去。


没办法拒绝。


“好吃吗?”他期待的问,那是他最喜欢的口味,包里就只剩一根了,他却没有犹豫的给了他。


迟桓看见徐西空荡荡的口袋,微微眯了眯眼。


江晚恩捏着白色的塑料杆,轻轻的转了转,酸甜的橘子味,清香四溢,确实心情好了不少,原来吃甜食真的可以让人开心。


“好吃。”江晚恩说。


徐西弯着月牙,甜甜的笑了。


他那抹单纯干净的笑容,让江晚恩想起一件事,问:“上次我没去接你,你怎么样,有什么有受伤?”


说起这事,徐西心里就很内疚。


他没想到就因为这个,让江晚恩出了车祸,得亏人和孩子都没事,否则,他这辈子估计都睡不了好觉了。


“没事,迟桓派人来接我了。”


他只字未提那天发生的事情,因为要等江晚恩的回复,所以他一直得保持在线,后台就会有显示,网上的境况愈演愈烈,恶毒的咒骂声源源不断,像涌进来的脏水,想要将他活活淹死。


无聊的网友们查到了他行踪,发到网上,八卦的记者,讨伐的粉丝,拿着长枪短炮,一直在门口守着,没日没夜,小区居民被惊扰,前来投诉,他不想把这事殃及在无辜人身上,于是连夜偷偷从后门离开。


却没想到那里也蹲着粉丝,见到他,直接一桶红漆泼了过来,胸前全是,得亏他下意识的用手臂挡住了脸,要不然都得遭殃。


粉丝们对他吐口水,对他竖中指,骂他是骗子,撒谎精,欺骗了他们的感情,还让他滚出娱乐圈。


不过才初春三月,徐西却觉得很冷,从身边刮起的冷风,像一把把锋利的刀片。


那晚上,他洗了很久,才洗掉手上,腿上被泼到的油漆。


衣服也手搓了很久,但一盆一盆的红水,像是本来就是衣服的颜色一样,越洗越深,到最后徐西干脆不要了,衣服连带着踩碎的盆,扔进了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