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90章 徐西的求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记得眉头紧皱,站在原地走了两下后,像是动了胎气,跌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


“工作人员”继续发道:“公司想要独善其身,打算把徐西交出去,说实话这样做有点不人道,毕竟还是个孩子,要是一个人还不得被媒体粉丝给活吃了啊,真的惨。”


评论还是没眼看,他们像是没有心一样,反而还幸灾乐祸的说,到时候让他记得多拍点照片。


江晚恩气得火冒三丈,可现在她却无能为力,除了在微博上替他反驳支持之外,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等等!


虽然几率很小,但江晚恩还是打开了私信的界面,一边祈祷着徐西上线看见,一边打字发送过去。


[徐西你好,我是江晚恩,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就是上次季烈带你来兰园时候的那位姐姐。]


[我其实一直都是你的粉丝,也一直相信你,但是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要好好保护好自己,一定要保护自己,因为这样,你才有精力去对抗污蔑伤害你的人,我会一直在你身后!加油!]


江晚恩把消息发送出去后,一颗心跳得七上八下的,“咚咚咚”如擂鼓。


“工作人员”实时报道:


“徐西跑了!就在经纪人拽着他走的时候,这小孩竟然拿着手机跑了,现在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全公司的人都在找,我的天,真刺激!”


评论说。 记住网址m.biqu6.cc


“我操,他不会是怕了吧!”


“肯定怕了啊,他一个才十六岁的孩子,哪儿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估计得找一会儿了,这么大的公司鬼知道他跑去了哪里。”


“千万别让他跑了!他欠全网一个道歉,必须把他抓住,实在不行就报警!”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徐西绝对不能被抓到!一旦被人发现,公司现在为了不牵扯到自己身上,肯定将所有责任都推卸给徐西,没有解释,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妄自给他定了罪,这不公平!


江晚恩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她返回私信界面。


[徐西,你一定要藏好了,千万不能出来,只要被他们抓到,就真完了,只要还有一线的希望你就绝对不能放弃,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手机调至静音,把屏幕的灯暗下来,打电话给朋友,让他先带你离开公司,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弟弟!]


[(哭)(哭)(哭)]


她真的好担心他,这就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可是徐西不是老鼠,他只是个被人陷害的无辜孩子。


无力的是她只能在屏幕后面干着急,想打电话给商瑾余能不能想想办法,可是她没有手机,谁都联系不了。


丰凯影视公司,负一楼停车场。


“找到了没,会议室里没有!”


“停车场这里也没有,你说这小鬼头去哪儿了!”


“继续找继续找,我去服装间,你们几个去杂物间,务必要尽快找到徐西!”


“是!”


&


nbsp;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离开后,角落里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后排的座位下,接着发出了细微的动静。


徐西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大衣,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才松了口气。


他佝偻着身子坐在后座上,将手里开锁的铁丝扔出了窗外,打开手机,立马给迟桓打了个电话。


但是那边迟迟没接,徐西眉头微拧,想起了上次他说要去d国办点事,然后果断挂断了电话。


看着前方的方向盘,徐西抿了抿唇。


他虽然会撬锁,但是不会开车。


所以想要离开公司,恐怕是难上加难。


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是微博。


徐西不用看都知道,现在网上全是他的负面新闻,这事来得突然,要是迟桓在国内,或者现在给他一台电脑的话,事情就不会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了。


徐西向来比同年龄的阶段孩子冷静很多,就连有些大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还不及他睿智从容的一半。


他想过要不然先待在这里躲上一段时间,等迟桓那边把事情解决了,看见国内这边的消息,肯定会联系上他的,就是没有水,可能会难熬点,但不至于活不下去。


现在公司外面肯定有一堆长2六8六f0b8枪短炮等着他,徐西觉得待着也待着,倒不如打开了微博,想看看网上到底都在说他什么。


一个热搜词条名叫#徐西做人请善良大粉力挺徐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点开,幽幽的视线随着手指往下,嘴角竟然情不自禁的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支持他。


因为好奇,徐西点进了这个粉丝的主页,就在这个瞬间,微博弹窗,@做人请善良私信了你,他下意识的一点,然后目光怔住。


[你这个小傻子,有个软件是能知道你什么时候在线的]


[如果是你本人的话,我希望你能及时回复我,我可以帮你!]


这人给他发了好几条私信,徐西往上慢慢滑,看到“江晚恩”三个字,瞳孔狠狠的缩了缩。


新消息 3


[是你吗?]


[你如果相信我,我可以帮你!]


[徐西?]


徐西如鲠在喉,心口像是被人重击了一般,他咽了咽口水,指节微不可察的轻颤,他敲打着屏幕上的键盘,终于打出了一个字。


[姐。]


江晚恩终于等来了他的回复,看到这个字的时候,眼泪没绷住,夺眶而出。


弟弟管阳和徐西的声音像是重合了一样,江晚恩觉得能从这个字里听到他们两个稚嫩的嗓音。


有一个大胆危险的想法在脑子里产生。


江晚恩本来拿不定主意,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孩子,可是徐西发来的第二句话,让她直接起身,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别墅。


徐西:[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