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74章 让我觉得有点害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不可置信,指着自己说:“你觉得我小题大做?商瑾余,是我问题还是你的问题,你连一本杂志你都容不下去,我还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商宗鹤别扭的侧过头,这在江晚恩想法里,就是他现在已经对她不耐烦了。


孕妇本来就敏感,再加上肚子越来越大,安全感也会随之消失。


他不顺着她,反而还跟她对着干,江晚恩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来了,开始无理取闹。


“商瑾余!咱们才一起几个月啊,你就已经开始烦我了是吗!我承认,你跟我在一起是委屈你了,我是个寡妇,要是咱俩结婚的话,我还是个二婚,而且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可是这些我都提前跟你打了预防针的!不过你现在要是觉得后悔了也还来得及,反正这事又没有多少人知道,大不了就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商宗鹤冷声将她打断,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你整天能不能不要这么胡思乱想,我什么时候说我后悔了。”


“你要是不后悔,你会说我小题大做吗!”


江晚恩用手狠狠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眼眶微红。


商宗鹤看见她晶莹的泪花,心头一阵烦躁,像是有团火在胸口处,上不来下不去。


他凛冽的刀眼瞥见地上的快递,这一切的矛头都是它,只要它消失,江晚恩就不会哭了。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于是他弯腰,捡起地上的盒子,怒气冲冲的朝外面走。


江晚恩泪眼朦胧的跟上去,但是架不住男人步子大,外加上身体不方便的关系,没两步就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商瑾余,你想干什么!”江晚恩大声咆哮,气喘吁吁的撑在墙上,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快递扔在了垃圾桶里。


他回到她面前,脸色阴沉,但却为了江晚恩硬生生的挤出一抹微笑:“好了,现在麻烦解决了,我们不要吵了。”


但江晚恩并没有因为他的做法而消气,反而脸色变得越加难看,她甩开他的手,冷冷道:“这就是你解决事情的方式吗?”


商宗鹤悻悻的放下手臂:“你什么意思?”


江晚恩往后一退:“这原本只是一个道不道歉的问题,可你却直接选择把障碍从自己面前消失,商瑾余,我以为你跟你哥不一样,你有血有肉,至少在我眼里,你是温暖的,可你现在,让我觉得有点害怕。”


商宗鹤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他握住江晚恩的双肩,着急解释:“你听我解释。”


江晚恩挣脱他的的束缚,转身。


“我要去休息了。”


商宗鹤站在原地,垂在大腿两侧的拳头不自觉的攥紧,狭长的黑眸里头像是有浓稠的化不开的墨一样,幽深又狠戾。


一直躲在不远处,伪装成快递员的江巧巧,看到这一幕,脸庞扭曲成了暴怒的狮子


为了今天,她特意剪短了二十多年的长发!


原本以为一切就绪,看着江晚恩把盒子拿进别墅后,她觉得一切都成了!


可哪想到,商瑾余突然黑着脸冲了出来,还把她精心给江晚恩准备的“礼物”扔进了垃圾桶里,那一刻,她气得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一股血腥味冲进嘴里,她狠狠的低头啐在地上。


千算万算,从今天早上她就开始蹲点,寻找机会,好不容易等到商瑾余出去扔垃圾的空隙去接近江晚恩,以为万无一失,却偏偏在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吵架上栽了跟头。


江巧巧不甘心,很不甘心!


她是花了多少的精力和功夫才等到的这个机会,为了这个计划,那晚上她差点被那个死变态折磨死,他就跟没见过女人一样,江巧巧觉得自己现在跟外面的小姐没什么两样。


本来第二天就应该行动,可那男人实在太凶猛了,导致第二天她下不来床,后来下面流血不止,她才赶忙跑到医院,在医院住了两天过后,龙哥兑现了她的承诺,还帮她打点好了一切。


那一刻,江巧巧才觉得牺牲的一切都值得。


可现在呢,一切都付诸东流!


江巧巧觉得自己快疯了,她一把扯下头上的帽子摔在地上,对着自己的头发又抓又挠,脸色因为暴怒涨得通红,恶狠狠的盯着别墅门口,纤细的指甲嵌进了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那东西扔进别墅里算了!


江巧巧咬着手指,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整个人就跟精神失常,从医院里跑出来的疯子一样。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她嘴里念叨着两个字。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行,江晚恩必须得死!


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此刻就想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一样,仿佛江晚恩只要从别墅里出来,江巧巧就能扑过去将她碎尸万段。


就在江巧巧觉得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打算主动出击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轻轻的推开,江晚恩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


江巧巧一把攥紧身上的衣服,眸底赤红,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


来了!


江晚恩刚才跟商宗鹤吵完架后,就回到了房间里,她趴在门后,竖着耳朵听,直到书房传来关门的声音,她才蹑手蹑脚的下楼。


其实她的气早就消了,因为她知道,商瑾余就是个死脑筋,她不能跟他硬碰硬。


但是杂志是无辜的,她更不能就这么让他给扔掉。


所以刚才说的那番话,不过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这样她才能找到机会把那本杂志重新捡回来。


但看着他刚才的反应,显然是被她那些话伤到了,可是她也没说错啊,他解决的方式确实让她很意外,这本来就是件很简单的事,他的第一反应为什么会选择去把杂志扔掉,这个想法不会太暴力太残忍了吗?


如果是人的话,他难不成还得把人直接杀了?


江晚恩觉得细思极恐,其实也想潜移默化的纠正他脑子里一些错误的思想,也不知道是不会他在国外待久了,所以手段可能稍微有点粗暴?


但这没关系,日子还很长,她可以重新教他。


江晚恩走的很缓慢,一边挺着肚子,一边注意脚下的路。


平时不过两分钟的路程,她因为怀孕,竟然走了近七八分钟。


江晚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