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64章 因为你喜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要在涉及江晚恩的事情上,商宗鹤就从来就没有冷静过。


庞红从来没有见过商总这样,修长的手指快速且毫无规律的敲打着大腿,面上波澜不惊,但他手指的动作完全暴露他的心思。


“……商总,您没事吧?”


一向从容不迫,面不改色的商宗鹤,竟然也有如此失控的时刻,当真是一大奇闻。


庞红看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表情也越来越凝重,再次出声:“要不您……问问舒先生?”


商宗鹤正有此意。


掏出手机,不管舒逸北那边是不是半夜,直接就拨了过去。


凌晨四点,舒逸北接通电话的时候,哈欠连天,睡眼惺忪,说话都没有多少力气。


“喂?”


“宋惠兰死了。”


一句话直接让他毫无睡意,当场惊醒过来。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什么!怎么回事?”


商宗鹤也想问怎么回事,垂下眼帘,黑眸深邃又沉凉。


“不清楚,你在医院安排的眼线刚才跟庞红传来消息,说是十分钟前,人从楼上跳了下去,当场死亡,初步判定是自杀。”


“怎么会这样?”舒逸北直接吓得坐起来,皱紧眉头。


商宗鹤手撑着额头,清冽的眉眼煞气十足:“事情太巧了,你刚出国,宋惠兰紧接着就跳楼。”


“你的意思是……”


“还不确定,等警察走后,我让庞红去医院看一下。”


“行,我一会儿也打电话给小夏,看看她那边知不知道一些线索。”


“……嗯。”


舒逸北不愧是商宗鹤的好兄弟,当下就听出他语气有些不对劲,试探的问:“你是不是怕江晚恩知道这件事情?”


商宗鹤抿了抿唇,不可置否。


“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封锁一切可以接近江晚恩的声音,她跟我们有约定,所以你不用担心她会离开兰园,但是不能保证有人会给她故意打电话,所以——”


“挂了!”话还没说完,商宗鹤直接冷声将电话挂断。


舒逸北:“……”


商宗鹤急匆匆的下车,又嘱咐了庞红几句话后,戴上帽子几乎是用跑的,跑回了别墅。


“江晚恩!”商宗鹤一把推开大门,在一楼没有发现江晚恩的身影,他大步流星的跑上二楼,一脚踹开她卧室的门,漆黑的瞳孔落在了,因为他粗暴的动作受到惊吓的女人身上。


商宗鹤听见了自己松了口气的声音。


“商瑾余你……”


男人突然扑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像是要将她嵌进自己骨子里的那种力道,有点疼,像是要喘不上起来。


他不匀的呼吸声响在耳边,滚烫的热气拂过耳郭,江晚恩有些痒,往他怀里拱了拱。


等平复下来心情后,商宗鹤哑着声音问:“你……相不相信我?”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江晚恩觉得他莫名其妙,无论是举动还是这句话,都让她心里生出了不安。


“你就说你相不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会不会相信我?”


他双手握着她的肩膀,直勾勾的看着她,前所未有的认真和灼热。


江晚恩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幅样子,一是被他的模样吓到了,一是身为女朋友,她当然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他身后。


江晚恩放下手机,白嫩的小手替他擦去额头上微不可察的密汗。


>


“我怎么可能不会相信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你这头的。”


话音刚落,男人就将她拥入怀中,这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拥抱,严丝合缝,最亲密信任的姿势。


江晚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回抱他的时候,她感受到了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她的,还是男人的。


这份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商宗鹤缓过神来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多么离谱的事情,以及说了一些完全不应该从他口里说出的话。


他真的太紧张了,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徐西的出现,让他产生了危机感,让他清楚原来他跟江晚恩之间竟然存在着这么大距离和隔阂,她宁愿向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孩子卸下自己所有的盔甲和防备,可他身为她的丈夫,哪怕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还是不完全的信任他。


在这种情况下,商宗鹤的心态其实已经有所崩溃了,他有超乎常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所以江晚恩明显的差别对待,已经让他生出了愤怒和患得患失的焦灼情绪,又得知宋惠兰的离世的消息后,那条绷着的弦终于断了。


他迫切想要将江晚恩留在身边,哪怕用铁链拴住,给她造一个牢笼,或者残忍的砍掉她的翅膀,他也得想方设法把她留下来。


她是他一个人的商太太,也只能是商太太!


江晚恩觉得他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像是如释重负,却又感觉没那么简单。


是不是最近太忙了,或者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


江晚恩抚摸了两下他的手臂,开启了温柔知心的大姐姐模式。


“商瑾余,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告诉我,不要一个人……”


“我去洗澡!”


他突然站起来,气势冲冲的来,气势冲冲的去。


江晚恩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想着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行吧,快八点了,也该洗澡上床睡觉了。


江晚恩躺在床上继续玩手机,刚才商瑾余说可以用他那个号,于是她就直接在手机上登了,邮箱她记着的,密码也是她设置的,但江晚恩秉承着尊重商瑾余的意愿,所以在询问他可以过后,才登上了那个小号。


粉丝也就才两个,而且都是僵尸粉,于是江晚恩直接发了十几个“啊”字,概括了今天一天的心情。


今天是她觉得最开心,最幸福的一天了,如果商瑾余没有洗完澡,想跟她一起睡的话,江晚恩觉得这天姑且算是完美。


可是男人洗完澡后,突然过来想跟她一起睡,江晚恩虽然没有拒绝,但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他刚才莫名其妙的样子。


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跟个闷葫芦一样。


江晚恩想着不说没准是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于是也就没放在心上。


男人还算安分,一晚上只是搂着她睡,所以江晚恩这一觉睡得极其踏实。


然后第二天,商瑾余说要给她做早餐,江晚恩没睡醒,“啊”了一声,有些吃惊。


他又俯身过来亲她,好像也不在乎她还没有洗脸,蓬头垢面的样子,对着她的眼睛,鼻子,唇,一处一处,虔诚的吻了下来,江晚恩痒的咯咯笑。


他自然的开口:“你手机上有没有徐西的视频,让我也看看,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吸引你。”


江晚恩稍微没那么困了,眯着眼睛,一边解锁手机,一边说:“你什么时候对他感兴趣了,这这这,都是他参加的综艺节目!”


“因为你喜欢。”他吻上她唇瓣的时候,顺手抽走了手机。


江晚恩很开心,总觉得商瑾余变得温柔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