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36章 几乎病态的偏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江建宁还是梗着脖子,哪怕吓得小腿打颤,他依旧嘴硬道:“我干什么,我教训自己的女儿,商少爷还是别插手的好!”


“你的女儿?”商宗鹤伸手将江晚恩护在身后,周身寒意微沉,“江总,你们江家的事我一个外人是不好插手,可现在她是商太太,你若是动她一根头发,那就等于动了商家!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令夫人现在还在医院里吧?”


“你怎么知道!”江建宁瞳孔地震,指着他,脸色煞白:“难道那事是你干的!你你……真卑鄙!”


“卑鄙?跟你们比,晚辈自愧不如。”商宗鹤精深的黑眸淬满了冰块,嗓音低凉如水:“我再说一遍,江晚恩她现在是商家的人,倘若你们再对她动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他杀伐果断的恨意扑面而来,江建宁身子微颤,吓得冷汗从额头处流了下来。


“要是没什么事,就请回吧,令夫人现在身体虚弱,得好生照顾。”他眯起双眼,语气残忍不屑,“要是以后落下了什么病根,那可就麻烦了。”


“你!”好小子,心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江建宁默默攥紧了拳头,不甘心的瞪了一眼他身后的江晚恩,最后冷哼一声,黑着脸转身离开。


关上门,商宗鹤转身,脸色还有些冷,但语气却格外的温柔:“没事吧?”


江晚恩抓住他的衣角:“你对宋惠兰做什么了?”


商宗鹤抿了抿唇,握着她的手走到客厅,掀开白色毛衣,他瞥见了她手腕的通红,眸底煞气更沉。。 记住网址m.biqu6.cc


“疼吗?”他问。


江晚恩想把手抽回来,但男人力气很大,几乎容不得她动弹。


江晚恩敛眉:“你别转移话题,你到底做什么了?”


“我去给拿药。”他起身,前往厨房。


“商瑾余!”江晚恩将他叫住,走到他面前,伸手拦住他,“咱们不是说好了妈,不管任何事情都不能瞒着对方,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她的眼睛乌黑透亮,有一股子的执拗和倔强在里面,商宗鹤犹豫了两秒,却用“没什么”三个字,就将她打发了。


江晚恩看着他的背影,气得直跺脚:“你知道的,你要是不说,我可以自己去查!”


见她没什么反应,江晚恩怒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舒医生!”


“江晚恩。”他终于折了回来,看着她愠怒的表情,垂下眼帘,借而掩饰内心的情绪。


过了一分钟,他才淡淡开口,声音有点小:“就是让人教训了她一顿。”


“怎么教训的?”


“……”商宗鹤薄唇翕动,“打了几巴掌。”


“没了?”


“没了。”


江晚恩狐疑道:“那怎么进医院了?”


商宗鹤头一次感到了不自信:“……不清楚。”


江晚恩认真的盯着他看,突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严肃,反而还表扬道:“干得不错,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刚才问你你也支支吾吾的,宋惠兰他们对我做了


那么过分的事情,那可是关系我肚子里孩子的性命,所以扇她几巴掌,于情于理都不过分!”


商宗鹤看着她,强迫着自己扯了扯嘴角:“嗯,我去给你拿药。”


江晚恩笑的一脸灿烂:“好!”


商宗鹤一转过身,脸色就冷了下来。


他不敢告诉我江晚恩,就是怕她害怕。


他素来心狠手辣,对待人或者事几乎从不心慈手软,这种阴狠黑暗的一面,他不想让她看见,怕她有所忌惮,怕她觉得自己很危险,就连舒逸北,都觉得他这次做的太过火了,说是宋惠兰那个女人鼻青脸肿,因为被折磨的厉害,再结合她自身的身体原因,可能会摘除子宫。


本来这种事情他根本不在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对江晚恩造成的伤害,岂是这点就能弥补的,可是当江晚恩问他的时候,他却不敢说了。


他想到了小时候,曾经有一个女孩,说要跟他做朋友,他性格孤僻,可架不住对方热情就答应了,可结果是什么,她见他到冷血无情的一面,哭着离开,连给他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从那以后,他不再交朋友了。


再到后面唐曼,有一次撞见他跟人打架,吓得脸色煞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他当时没钱,觉得他是个疯子,有暴力倾向,所以跟他分了手。


这两件事情的发生让商宗鹤有些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这些天以来,他只字不提宋惠兰的那件事情,可是没想到,江家竟然还有脸找上门来,真是找死!


“商瑾余,药箱找到没有啊,就在柜子下面,要不要帮你?”江晚恩见他迟迟没过来,忍不住大声喊道。


商宗鹤将思绪收回,“马上。”


相比较男人的惆怅,江晚恩这边却乐得跟朵花似的,她以为商瑾余不在乎她,没想到他竟然早就为自己报仇了,虽然才几巴掌,跟逼迫自己喝了那么多红花来比轻了点,但他能为自己动手,那就足以证明他心里有她。


所以江晚恩觉得很感动,感觉心里更加喜欢这个男人了。


又过了两天,商宗鹤接到了舒逸北的电话,看样子是刚动完手术。


“子宫已经摘除了,我们这两天又发现,她左手的小拇指跟大拇指关节断裂,而且情况很严重,这种局部的就算做手术也没办法完全康复,另外……身上的伤口化脓,现在也已经感染了,已经转到了icu病房,宗鹤,她是个女人,这次你下手确实是重了些。”


“嗯。”


舒逸北惊讶,“你怎么了?”


这可不像他,江晚恩被江家欺负成那样,按照商宗鹤从前的手段来看,不让他们死都算好的了,他也只是口头上提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承认了!


刚想说他是不是转性了,没想到商宗鹤冷声警告:“这事你不能告诉江晚恩,有关宋惠兰的一切,都不可以让她知道!”


“怎么,怕她吓着?”舒逸北调侃道:“你放心,我看江晚恩比普通女人心理素质强很多,她又不是小孩子,你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她心里也清楚,宗鹤,别担心,她跟唐曼不一样。”


商宗鹤抿了抿唇,江晚恩跟唐曼当然不一样,可是谁又能保证她能接受他狠戾的这一面,见不得光,几乎病态的偏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