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16章 还真是冤家路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哭的金豆子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商宗鹤心都揪在了一起,但面上除了双眉微敛,没有多余的波动。


他一向懂得怎么隐匿自己的情绪,不是有意而为之,主要是习惯了。


商场如同博弈对决,脸上若是暴露一丁点内心的想法,那就等同于自报底牌,所以面无表情是每个人脸上应该戴有的面具,只是他性格本身凉薄,时间久了,也就分不清了。


江晚恩见他没反应,一颗心凉透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丢人现眼,吸了吸鼻子,想站起来,给自己留点体面,没想到腿蹲麻了,脚底跟针扎一样。


“草!”


商宗鹤眉毛压低:“不是让你以后不准说脏话了吗?”


“你管我!”江晚恩火气十足,“我哭的时候不管我,你现在到管起我来了,你是我谁啊,让开!”


“……”女人生气起来,武力值真的是爆表。


商宗鹤小心翼翼的伸手:“我帮你……”


“滚开!”江晚恩一掌拍在了他的手背上,因为劲儿大,他冷白的肤色当下就红了一片。


商宗鹤没吱声,默默的收回手,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无辜模样。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还是起不来。


江晚恩口吐芬芳,又连着骂了好几句,听的商宗鹤很是不满,但又不敢发表意见。


在江晚恩气得开始想要对自己动手发火的一刹那,商宗鹤立马出手握住她的手腕,轻松的将她抱起来后,冷声说了句:“你打我可以,唯独不能伤害自己。”


这一句话,彻底让江晚恩缴械投降,埋在他胸口,哭的泣不成声。


而自始至终,商宗鹤以为她哭得这么凶的原因,只是因为刚才那碗面,她觉得委屈了,所以哭了。


于是他直接抱着她下楼出门,来到车前,说:“把门打开。”


“……你想干什么?”江晚恩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一样。


商宗鹤抿唇,腾出两根手指将车门打开,然后将人放了进去,随即绕过车头,上车。


“你要干什么,商瑾余!”江晚恩紧张的拽紧安全带,他该不会现在想要秋后算账吧,妈呀!


她忙不迭的打开车门,想要下去。


“坐下。”男人冷冷的一声命令,吓得她刚才那副嚣张的气焰瞬间熄灭。


江晚恩瘪嘴,默默的收回自己的爪子,看着男人冷阔的脸,咽了咽口水:“我我告诉你商瑾余,就算我刚才打你了,骂你了……但是,我现在肚子里面可是怀了你哥的孩子,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哥不会放过你的!他就算变成厉鬼,也会回来替我们娘俩报仇的!”


“……”商宗鹤有时候真搞不懂她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些无奈。


但江晚恩却觉得他那一眼,充满了威胁意味,背后发凉,心道:完了完了,这下全玩完了。


“下车。”商宗鹤从后座找了个帽子和口罩,分别戴上后,见江晚恩还坐在车里,不禁敛眉,替她拉开车门。


“下车。”他又重复了一遍。


江晚恩以为他是给她拉到了什么荒郊野岭,所以一直不敢睁眼,她怯怯的眯成一条缝,看着面前超市两个字,目瞪口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商宗鹤看着她,“想让我抱你下来?”


江晚恩摇头拒绝,讪笑:“不


了不了。”


她蹑手蹑脚的下车,“舒医生不是说了吗,不让我出门,说外面危险,你现在可是公然违约,到时候出什么事,跟我可没关系!”


商宗鹤一把将她拽过来,嗓音低沉:“有我在,不会有危险。”


切,这男人还真是自大。


虽然这么想,但江晚恩心里还是被他那股霸道总裁的模样撩拨的小鹿乱撞。


“可是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明知故问,她不就是因为那碗面委屈她了,所以才大吵大闹吗?


商宗鹤双手插在裤袋里:“走吧。”


江晚恩撇撇嘴,不明所以,不明白怎么就莫名其妙来逛超市?难不成商瑾余折磨人的方法,是想大手大脚的买东西,最后让她来买单?


草,这招还真是有点毒,可是她没钱啊,这点他又不是不知道。


江晚恩皱着眉头,这个男人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喜欢吃什么自己拿。”商宗鹤很少来这种地步,人多口杂,他洁癖又严重,来这种地方几乎等于“自杀”,可是为了江晚恩,他打破了他所谓的原则。


“车都没拿。”江晚恩切了一声,基本常识都不知道,还逛什么超市。


商宗鹤哦了一声,然后去取车,在手刚放上扶手上的一刹那,他瞬间停住。


这上面不知道被多少人握过,他又没戴手套,细菌肯定特别多。


“你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快推过来啊!”江晚恩站在原地着急的向他招手。


商宗鹤进退两难,艰难的眉头都拧成了“川”字。


江晚恩无语了,走到他面前,轻松的就把车子推了出来,顺便取笑了句:“怎么,国外没有推车啊?”


商宗鹤黑眸一沉,默默的收回手,没说话。


让女人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果然还是购物最有效,江晚恩一开始还比较拘束,但到后面,她就全身心的投入进了采购当中,甭管商瑾余肚子里藏得什么坏水,反正她先选她的,到时候再说。


一路走来,她选了不少东西,购物是每个女人的天性,花钱更是每个女人的基本,尤其是她在医院憋了三天,所以哪怕只是个超市,她也能逛得津津有味。


“小心!”


她背过身挑选要吃的葡萄,却忘记了购物车,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推着车来回嬉闹,两车眼看着就要相撞,危急关头,商宗鹤立马闪到江晚恩身后,将她隔绝在危险之外,一只手握住了扶手,将疾驰而来的车子,稳稳的控制住。


江晚恩转过身,看见的就是男人高大的背影,安全感十足。


“怎么了?”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商宗鹤松了口气:“没事,你继续,车我来推吧。”


“……哦。”


要是舒逸北在这儿看见他居然不戴手套碰了这种东西,估计眼珠子都得吓的掉下来。


“alan,你怎么乱走,刚才没受伤吧!”


打扮精致的女人立马走过来,蹲下身仔细的将孩子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一抬头,商宗鹤犀利的黑眸骤然一冷。


江晚恩觉得声音有点耳熟,于是也转过身来。


“唐曼?”江晚恩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在这儿都能遇到,她俩还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