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13章 你笑起来很好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住了三天的院,她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可能水逆,要不然怎么天天都跟医院杠上,来的次数多了,她都快熟悉这股刺鼻的消毒水味了。


又无奈又无语,江晚恩甚至在微博上吐槽了一句,顺便求一张“转运符”。


网友们果然给力,什么锦鲤啊,看到迷信之类的东西都@她,要不然就是给她私信,江晚恩被这些有趣的小粉丝们逗得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笑意。


“笑什么?”坐在旁边的商宗鹤拿起小刀,看她气色恢复的不错,打算给她削个苹果。


可他哪儿服侍过人,动作笨拙极了。


他厨艺不错,削个苹果应该不在话下,可没想到……竟是意外的艰难。


江晚恩嗤笑一声,朝他伸手:“给我吧,我b819a2e0来。”


商宗鹤看了她一眼,语气霸道:“等着吃。”


江晚恩撇撇嘴,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她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商瑾余,漆黑的眸子里藏不住的担心和紧张,声势浩大的撞进了她的胸口,汇聚成热流来回碰撞,心在那一刻,裹满了温柔和心动。


一刹那,江晚恩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她完了。


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动了情,不掺杂任何其他的因素,就是喜欢。


她也喜欢过人,在还是青春期的时候,还是管星月的时候,她也喜欢过某个男孩子,所以这种熟悉又紧张的悸动,让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意。


有些东西想逃是逃不了的。


这三天,商瑾余一直陪在她身边,几乎形影不离,他变得愈发温柔,一个动作一个微笑,就连微风吹起的头发丝好像都是温柔的,试问,哪个女人不屈服于只对自己温柔的男人,那太有魅力了。


可是她知道,喜欢上自己的小叔子这件事有违道德,是会受很多的流言蜚语,所以这两天,她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一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二是不敢,怕是一场空,怕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


还有一个就是她肚子里还有孩子,他们差距太大了,一个寡妇,在外人看来,怎么都是掉价的,江晚恩以前不觉得,可她现在竟然也会因此感到自卑。


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考虑到很多,这一点让江晚恩退缩了。


“好了。”商宗鹤削掉最后一块皮,原本硕大饱满的苹果被他削的只剩半个拳头这么大,他还很得意,笑着递给她,脸上一副“我是不是很棒”的表情。


江晚恩怔了一下,低低的笑了出来。


她笑起来很迷人,碧眼盈波,黑眸清澈的如汪叮咚作响的泉水,像是看见了夏天里的美好。


商宗鹤目不转睛,认真道:“以后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他突如其来的赞美吓得江晚恩苹果都忘了拿过去,商宗鹤嘴角一勾,将苹果塞进她手心里:“尝尝。”


江晚恩隐匿在头发下的耳根飘起了淡淡的红晕,她低着头,小小咬了一口:“很甜……”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苹果特别甜。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商宗鹤抽了张纸巾擦手,淡淡道:“进来。”


舒逸北一边翻阅着检查报告,一边说:“报告我看了,基本没什么问题,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江晚恩兴奋的举起双手


“慢点。”商宗鹤接过她手里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抽出干净的纸巾一点一点的,仔细的将她的手擦干净。


舒逸北看着他一副视若珍宝的模样,撇了撇嘴,当做没看见,继续说:“你现在肚子也快有四个月了,以后得多多注意,要是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那可就麻烦了。”


江晚恩郑重的点点头,她前天才知道,宋惠兰给她灌得竟然是红花,歹毒之极,他们江家是真的想要将她的孩子置于死地啊!


现在能保住这孩子,真的算是老天保佑了!


江晚恩把手放在小腹上,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后怕感。


舒逸北嗓音清冷道:“商……瑾余,你跟我出来下。”


商宗鹤眉梢不动声色微微一挑,对江晚恩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跟着舒逸北离开病房。


房门关上,舒逸北警惕的将他拉倒一旁,皱着眉道:“这两天你一直在照顾江晚恩我没告诉你,二号那天早上,宋惠兰被送到了我们医院,折磨的惨不忍睹,肚子里有大量的红花水,你到底对她做什么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下手要有个轻重,要是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商宗鹤面无波澜,语气却残忍阴冷:“已经够轻了。”


舒逸北眉头压低:“现在人还在病房里没醒来,你就不怕人醒了,去告你!”


商宗鹤嘴角一冷:“她敢吗?”


她不敢,自己对江晚恩做的那些事也上不了台面,所以她怎么有胆子去告他,况且她连是谁揍得她都不知道,所以吃了这个哑巴亏只能算她咎由自取。


下手要有轻重,她也配?


舒逸北看见了他眸底泛着凛冽的寒光,摇了摇头,算了,事情已经到这个份上,再说下去又有什么用。


他叹了口气,最后警告道:“你现在的身份不能出现在其他人面前这点你应该知道,所以,如果你真的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以后就请让你老婆别到处乱走,最好别出兰园,只要六个月一过,孩子出生,一切就安全了。”


商宗鹤不认同他这番话,冷声反问:“你让我囚禁她?”


“这不是囚禁,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这段时间她都来医院多少次了,你真当我是华佗在世每次都能保得住这个孩子?下次,下次又是什么时候,商宗鹤,作为你的兄弟,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分心,正事要紧!”


舒逸北鲜少用这种严肃的口气跟他说话,商宗鹤知道,他着急了。


但他并不想限制江晚恩的自由,他不希望把她关在一个笼子里,每天毫无生气的样子。


于是他沉着脸,没有直接答应。


“我考虑考虑。”


舒逸北有些恨铁不成钢,忿忿的瞪着他,他迟早有一天会因为江晚恩坏大事的!


“你一会儿进去就跟她商量商量,宗鹤,我也是为你好!”


商宗鹤没说话,走过去把门关上。


江晚恩听见动静,抬起头,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笑着说:“给你!”


商宗鹤原本凝重的表情待看见她无忧无虑的笑容时一扫而尽,他先是把危险的水果刀从她手上夺过来,然后才接过她削好的苹果。


“你削的?”跟他比简直天壤之别,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江晚恩骄傲的抬起自己的下巴:“那不然,你看看,从头到尾,皮一次没断过。”


商宗鹤伸出大拇指:“厉害。”


如果江晚恩身后有尾巴的话,此刻估计都已经摇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