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205章 从来没有犹豫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这才是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


江晚恩觉得心寒,果然有些人的性子是注定的,是什么样就该是什么样,你期待他能转变,根本不可能。


“说话啊,别以为你装哑巴就可以独吞这笔钱了,我告诉你,这钱必须有我的一份,你要是不给,我就去兰园天天闹,我看你丢不丢得起这个脸!”


江晚恩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买车的钱是我借商瑾余的,商家的遗产我一分都没有。”


辛亏她还留有一条后路,到现在都还藏着遗产的事情,江晚恩觉得这是她至今为止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


“少骗我!商瑾余,你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有这么好了,两百万,他怎么可能会借给你这么多钱!”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问周敏。”


“问周敏?周敏人说了,是你自己亲口承认那钱是你的!你还抵赖,江晚恩,你到底还想骗我们到什么时候!”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江晚恩冷静的反问,“那我现在要说我手头有两千亿你信吗?当时要不是周敏把我逼到绝路上,我根本不会找商瑾余借钱,爸,我也是要面子的,打肿脸充胖子这招我也会,为了这事专门打通电话过来,你是不是也太好骗了?”


“你!”


“我要是有钱奶奶的医药费我早付了,爸,麻烦你受人挑唆之前好好想想过去,你觉得我像是有钱的样子吗?”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她这话问到点上了,江建宁陷入了沉思。


她若是真的继承了商家的遗产,当初用唐琴威胁她的时候她早就拒绝了,可她还乖乖听话,显然手里头根本就没有一分钱,难道那辆车真的是商瑾余给她买的?


江建宁皱着眉:“就算这样,商瑾余凭什么给你这么多钱!江晚恩,你可是他嫂子,别做些不伦不类,伤风败俗的龌龊事,到时候不光是丢商家的脸,你还会连累到我们江家!”


龌龊事,什么叫龌龊事,男未婚,她虽然嫁了,但丈夫死了,按理说也可以去寻找自己的第二春,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她就算跟商瑾余在一起了那又怎么样,再怎么龌龊那也比暗地里给人下药好吧?


“江晚恩你听见没!”江建宁怒气冲冲道,“我不管你现在是翅膀硬了,还是有骨气了,你既然是江建宁的女儿你就得听我的话,否则唐琴那边别怪我心狠手辣!”


江晚恩猛地攥紧拳头:“你想做什么,爸,她可是你亲妈,我一个做孙女的比你这个亲生儿子还上心,你现在拿奶奶威胁我?奶奶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荒唐的事情,儿子不管自己母亲的死活,反而借着这点反复威胁自己的女儿,她97eca433一个差辈的孙女都比他护着老人家,他却不管不顾,甚至从来不在乎,他就不怕这事传出去会毁了自己的名声!


“我对她怎么样不用你管!而且我对她不好吗,你别忘了在商瑾余帮你之前,医药费可都是我付的!行啊,你要让我放过她也行,这么多年以来,前前后后我给她交的医药费你全还给我,不多,一个亿,你只要给我一个亿,从今天开始,她就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给啊,你有钱吗!”


江晚恩皱紧眉头,好半响才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奶奶她不是商品。”


江建宁在那头冷笑一声:“呵,商品,她要是商品就好了,还能卖点钱!可她现在就是一个只会拖后腿的老东西!除了躺在床上,什么也不会干,江晚恩,你记住了,她的命现在在你手上,以后你要是再敢忤逆我说的任何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今天我就是来提醒你一下,我作为你父亲,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盐还多,你跟我斗,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说的话,死路一条,这种话他都说的出来。


江晚恩无声的扯了扯嘴角,眼睛里黯淡无光,死气沉沉。


“明天就去把那车退了,到手的两百万全给我拿回来,现在江家缺钱,你身为一份子就得出点力,听见没有!”


江晚恩不想说话,她现在更直接的想挂电话,她为什么手贱要接通,简直是自找苦吃。


“说话,别给我装哑巴!”


江晚恩叹了口气,很无奈:“如果退不了呢?”


“退不了就把车给我,我来想办法,明天下午六点之前,你必须给我过来,否则你给我等着,有你好果子吃的!”


啪的一声,电话终于挂断。


江晚恩闭着眼睛,重重的喘了口气,这通电话几乎掏空了她所有的力气。


有一种时针走了一圈,却重新回到起点的无力感。


江建宁开始用唐琴直面的威胁她,只是她搞不懂他那股自信是从何而来,他就不怕她把这事告诉商瑾余,或者邱翠萍吗?感觉过了没多久的样子,江家的腰杆就像是突然挺起来了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找到了什么有力的靠山。


“打完了?”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抹磁性的嗓音。


江晚恩猛地坐起来:“你什么时候来到!”


商宗鹤坐在她旁边:“很早。”确切的说她在说买车的钱是他借给她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她身后了,只是她太认真,没有发现。


“警惕性太差,以后打电话的时候,至少拿三分的注意力来观察四周。”


江晚恩切了一声:“除了你,谁会这么无聊的偷听我打电话。”


“会有的。”商宗鹤意味深长道。


江晚恩没在意,他就喜欢说这么深奥的话。


“有什么想问的?”她想了一下,说:“你应该没什么想问的吧,反正你都听到了。”


商宗鹤不置可否,虽然听不见江建宁说什么,但两人聊得这么不愉快,向来应该也是件糟心的事。


“要不要我帮你?”他主动开口,笑容浅淡无害。


江晚恩狐疑的看着他:“你会这么好心?”


商宗鹤认真道:“我给你两百万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犹豫过。”


这倒是,江晚恩想起他当时无比配合她的样子,认同的点点头。


但她还是拒绝了:“不用,有麻烦再告诉你吧。”


她不想成为一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男人帮忙的女人,她有手有脚,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兴女性,应该迎难而上,而不是选择躲在男人身后,只知道摇旗呐喊,这种人设跟她实在太不符了,况且他已经帮的够多的了,再欠下去,这个人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