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152章 虚张声势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有我提醒一句,有些人做的孽是会落在小辈身上的,你大可以一了百了,但是你的孩子和父母会因为你承受千倍,万倍的痛苦!高额的巨债,万人的唾骂,永无止境的活在谴责阴影当中!而这所有的源头,只是因为你!”


她看着他,眼睛里的冷意勾得人心头乱颤,咬着牙,压着声音,目不转睛的刺激他心里的每一道防线。


“因为你的鲁莽,你的出言不逊,你的一时冲动,让你和你的家庭遭遇无情的黑暗!所以你就算是死了,你也记住了,你的良心会让你每一天都活在煎熬当中,你会知道有些东西,会跟在你身边,一0f57a825辈子!”


“啊——”


她太会打心理战了,男人从一开始的震惊逐渐变为恐惧,到最后脸色惨白,歇斯底里的捂脸尖叫。


经理见状,立马带人将他拽了下来,虚惊一场的闹剧也到此结束。


江晚恩默默的松了口气,跌坐在椅子上,帽子被风吹落在地。


呼吸有些紊乱,她就闭着眼睛开始调整。


再睁开眼,穿着风衣的男人在她面前弯下了腰,身影熟悉,还没来记得抬头看,头顶上方传来一抹重量。


她微微抬了一下帽檐,四目相对,男人的眼睛深邃又沉凉,一眼望不见底。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突然弯下腰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脸上,蜻蜓点水的一吻,像是奖励,他嘴角微扬,嗓音低醇:“好口才。” 记住网址m.biqu6.cc


江晚恩全身呆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


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走过去:“商瑾余,谁让你又——”


“嫂子,你怎么在这儿?”舒逸北查看了一下男人情况,还好没什么大碍,就是受了点惊吓而已。


江晚恩神色慌乱,生怕舒逸北看见刚才的那一幕,于是怯怯的问:“舒医生,刚才你……”


“?”舒逸北疑惑:“怎么了?”


看来是没看见,江晚恩暗自松了口气。


看着一旁眉眼舒展的男人,她狠狠的剜他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走过去的时候一脚踩在了他的脚上,商宗鹤默默的吸了口冷气。


江晚恩:“他没事吧?”


舒逸北起身,微微一笑:“没事。”


江晚恩毫不犹豫掏出手机,报警:“喂,110吗,齐江阁这里抓住了一个小偷,对,你们……”


“小姐,求你了,放过我吧,别报警!”男人听到声音,毫无血色的走过去,抓住她的裙子求饶。


江晚恩皱着眉,不等她动手,一旁的商宗鹤已经冷冰冰的一脚将男人的手踢开,黑眸里的寒意更是让男人胆颤。


“继续。”商宗鹤说。


江晚恩握着手机,将剩下的话补充完后,她半弯下腰,看着男人:“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不给你自己机会,不过好在最后没酿成大错,不然这事就不是拘留这么简单的了。”


男人绝望的趴在地上,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小姐,您的东西。”经理走过来,双手捧着盒子。


江晚恩道谢接过,头顶上方突然轻飘飘的传来一句:“这是什么?”


江晚恩动作一滞,立马将盒子抱在身后:“没什么。”


商宗鹤黑眸微眯,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但见购物袋上面只是个普通的lv标志,便也没在意,想着应该是女人喜欢的一些小玩意。


十分钟,警察过来将人带走,留下一名警察,对在场的人做了下简单的笔录后,随即也离开。


&


nbsp;  舒逸北笑着道:“嫂子,没想到你刚才这么有气势。”


跟印象里温文尔雅的样子截然相反,巧舌如簧,性格刚烈,实在令人刮目相看,比起小家碧玉,她刚才那副气场别样的魅力。


糟了!


江晚恩暗暗咬舌,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两个人,刚才在气头上,所以完全没收敛。商瑾余也就算了,她已经在他面前暴露的一览无遗,但是舒逸北从来没见过她这幅模样,完了完了,会不会因此对她产生怀疑啊!


商宗鹤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紧张的咬着手指头,藏在口罩下的薄唇微微勾起。


江晚恩讪笑着说:“我……我那都是跟着电影上学的,虚张声势而已,其实刚才,我还是挺害怕的。”


是吗?舒逸北默默地想,她刚才那副嗜血无情的气势,让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女版商宗鹤,这对夫妇,真应该去追逐奥斯卡金马奖,演技一个比一个精湛,也一个比一个精分。


将近过去了一个小时,咸鱼上的那个买家迟迟没有过来,江晚恩皱了皱眉,给他发了信息。


商宗鹤余光一瞟,正好看见她熄灭手机,半弯下腰,靠近她的耳朵,幽幽道:“在跟谁聊天?”


亲昵的姿势让江晚恩吓了一跳,她心虚的看了一眼背过身打电话的舒逸北,说:“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为什么?”他得寸进尺,温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朵上。


江晚恩一个咬牙将他狠狠推开:“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这话有点耳熟,商宗鹤正了正色,灰溜溜的碰了碰自己的鼻子,好像是他今天早上刚说的。


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舒逸北这两天电话一直在静音状态,因为要陪商宗鹤去找房子,这会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季烈给他打了十几个未接来电,连忙拨回去。


“卧槽,舒逸北你他妈终于接老子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通,你们医院这么忙的吗,连看个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抱歉,出什么事了。”


“上次那个tx还记得吗,就是破咱们公司防火墙那个黑客,今天又来了,连破咱们两道防火墙,刚才破了第三道,我这边搞不定,一直给你打电话,但你就是不接。”


“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查到ip吗?”


“还没有,你赶快过来吧,见面聊,电话里说不清楚。”


“好,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舒逸北转身说:“我有事,所以……”


什么情况,不过是打电话的功夫,这两人的气氛怎么突然变得怪怪的,大眼瞪小眼的,也不说话。


舒逸北皱了皱眉,走过去:“我有事,嫂子,借你们家瑾余用一下。”


江晚恩皮笑肉不笑道:“舒医生,纠正你一个错误,他不是我们家的,跟我没关系,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


商宗鹤:“……”


“……好。”舒逸北嘴角抽了抽,夫妻火药味十足,他还是闪开点的好。


“走吧,有急事。”他拍了拍商宗鹤,走过去拿起自己的外套。


叮咚一声,咸鱼那边给消息了。


tb12345六:抱歉亲,我今天临时有事,这样吧,我现在公司的地址给你,你寄过来,邮费到付,辛苦了。


江晚恩:“……”


草,玩她呢!


她扫了一眼自己刚才吃的那桌盛宴,立马叫住下楼的男人:“喂,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