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135章 藏巧于拙的狐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做什么?”江晚恩很无辜,抽出自己手,压低声音对他说:“你不是喜欢江巧巧吗,好啊,我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谁告诉你我喜欢——”


话还没说完,江晚恩就转过身对江巧巧说:“妹妹,去求他啊,男人心肠软,说不定就答应了你了,不然,你想让大家看你笑话吗?”


江巧巧愣了一下,咬着牙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会儿置她于众矢之的,一会儿又替她解围,她刚才险些都要以为这个江晚恩其实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装傻,其实一直在找机会报复她,可刚才,她又让她去求商瑾余,她这是在帮她?


她抬眸,看着江晚恩那张单纯无害的脸,皱了皱眉,狐疑道:“你……”


江晚恩微微一笑,直接把她往商宗鹤怀里推。


她踉跄几步后,眼看着就要扑进男人怀里,江晚恩怎么也没想到,商瑾余这小子,反应迅速,身子一偏,江巧巧直接扑了个空,四脚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


啧,她难得神助攻一次,这个商瑾余竟然还给她装矜持!真做作!


商宗鹤淡淡的看了一眼倒在自己旁边的江巧巧,又看着江晚恩,眉间都快拧成了这个小疙瘩,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一秒记住http://m.biqu6.cc


江巧巧本来想起来对江晚恩就是一顿臭骂,但是突然想到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于是硬生生的将这团怒气咽了下去,然后吃力的站起来,因为刚才摔了个狗吃屎,所以她脸上蹭了而不少灰,眼眶微红,显得狼狈又委屈,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祈求道:“商少,求你了,帮帮我!”


商宗鹤看了一眼江晚恩,现在明白过来她那句英雄救美是什么意思了。


薄唇紧抿,看她一副不以为然的淡漠神色,商宗鹤气得火都发不出来了,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为了搞清楚江晚恩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商宗鹤只好极其冷淡的嗯了一声,江巧巧立马欣喜若狂,用手擦了擦脸,即可就转身对各位说:“你们不要是要去兰园吗,行,走啊!”


反转来的太快,所有人都在意料之外,唯独江晚恩,冰冷的勾了勾唇角。


呵,还真的是欲情故纵。


一辆保时捷坐不下,其他人就纷纷打车跟在身后,一路上的气氛尴尬又沉默,江晚恩一直都侧头看着窗外,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巧巧一直在美滋滋的无声偷笑,幸福来的太快,让她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刚才在众人面前摔得那一跤有多狼狈。


两辆的出租车再加一辆保时捷缓缓驶入兰园,就跟观光旅游团的一样。


商宗鹤一直默默的通过透视镜注视着坐在后面的江晚恩,她双眼毫无波澜,一手掩嘴撑在车窗上,更是看不清楚脸色,所以他没有看见藏在掌心下的嘴角,女人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所有人纷纷下车,江巧巧沾沾自喜的站在别墅门口,对所有人露出一副得意神色。


可是在进别墅第一步她就出了糗。


她没钥匙。


她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抓耳挠腮。


还是江晚恩走过去,轻车熟路的从门口的地毯下面翻到了钥匙,然后将门打开。


江巧巧立马笑着尴尬的解释:“哈哈哈哈我忘记了。”


江晚恩默默的勾了勾唇。


身后已经有人窃窃私语。


“自己家的备用钥匙都不知道,这也太假了吧。”


“嘘,小声点。”


走进别墅里,身后依次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商宗鹤看着这么多外人进来,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看来是得让庞特助去看一下其他房子了。


“哇,江巧巧,你们家也太好看了吧!”


“对啊对啊,你们看那个古董花瓶,起码得好几百万!”


“还有这个沙发,那可是上好的真皮,我好像只有在电视上看见过!”


“快看快看,这个留声机!”


“天啊,这个壁画是前两年在意大利展览拍卖的那个吧,这可是天价!”


大家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吹嘘的江巧巧虚荣心爆满,要不是还有商瑾余在旁边,她早就对所有人说,不过是些小东西而已,不值多少钱。


江晚恩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眼角弯了弯,透着狡黠的冷意。


“我有点渴了,江巧巧,水在哪儿?”


江巧巧站起来,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扫了一眼四周:“嗯……在那边!”


那人走了过去,没过一分钟后皱着眉头出来:“你们家喝水在卫生间!?”


“我……”


她这三天虽然是住在这里,但吃的用的基本上都是江晚恩直接送在手上,就连厨房她都没有进去过一次,喝水的地方……她确实不知道。


江晚恩这个时候站起来,笑着对那人说:“走吧,我带你去喝。”


相比较江巧巧,她在别墅里真是游刃有余。


又有人问:“江巧巧,你们家二楼是干什么的啊!”


“啊,就是我姐的房间,还有一些书房什么的。”她结结巴巴的解释。


“那我们可以上去看看。”说着那人的脚已经踩上了楼梯。


商宗鹤眼睛一眯,三步跨作两步,直接走过去,挡在那人面前,冷冰冰道:“不行。”


那人哼了一声,说:“江巧巧,你男朋友管的也太宽了吧,又不是他家,凭什么不能让我们上去!”


虽然刚才这个男人否定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但是转眼就送江巧巧回来,说明没准是小两口吵架闹着玩的,所以心里俨然还是将他们当成了一对。


江巧巧立马走过去,说:“二楼没什么好玩的,别上去了,咱们就在一楼玩好了。”


那人不甘心的走开后,江巧巧立马对商瑾余说了声:“对不起商少。”


商宗鹤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回头看了一眼从厨房里出来的江晚恩,漆黑的双眸无声的眯成了一条缝。


“喂,江巧巧,你们家这个留声机怎么放,有唱片吗?”


“这个我……”


“江巧巧,这个是你房间吧,为什么你住在一楼,你姐住二楼?”


“我……”


“江巧巧,我看到垃圾桶里有红酒的木塞子,你们家难道还有酒窖吗,在哪儿啊,给各位同学见见世面呗!”


“这……”


“对啊对啊,还有江巧巧,为什么我在你房间里都没看见几件衣服,包也没有?”


“我只看见了两条定制的裙子,摸着面料不错,但是好像不是她的尺寸吧?”


“你们也发现了,我看见玄关鞋柜上的鞋子只有江晚恩平时穿的那几双,江巧巧一双也没看见。”


“对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商宗鹤这才终于知道,江晚恩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他眼神望过去,江晚恩正在一一的解答刚才那些人问的所有问题,面带笑意,回答更是井井有条,一瞥一笑,像只聪明伶俐的小狐狸。


对,狐狸,一只睚眦必报,藏巧于拙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