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121章 你这一天我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从程远出来后,就觉得身心俱疲,看着手里碎屏了的手机更是觉得这段时间是不是水逆,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跟她作对的人。


她叹了口气,打算一会儿去店里换个屏,不然这样摸着都咯手,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黑色保时捷车头旁站着一个男人,正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用舌尖顶了顶牙齿,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当做没看见,径直的往前走,目不斜视。


“喂!”


商宗鹤见她刻意忽略自己,冷声将她叫住。


江晚恩朝天空翻了个白眼,转过头,不耐烦的说:“你有病啊,天天跟着我,你要是没事就去找工作行不行,商家不养闲人!”


“闲人?”他眼疾手快的握住她的手,生怕她又溜走,盯着她琥珀色的眼睛,藏在帽子下的薄唇无声的扯了扯,他今天倒是没有戴口罩了。


“你说我是闲人,那敢问嫂子在干什么?”他盯了一眼驾校门口,“有兴致在这儿学车,还是……别有目的。”


他意味深长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谜,江晚恩只觉得他话里有刺,想甩开他,但男人力气大,挣脱两下后未果,她妥协道。


“我不知道你胡说八道的想干什么,但是我学车有错吗?这是正规驾校,没你想的乱七八糟的那种东西,你要是不信自己可以进去打听,一天天疑神疑鬼的,你以为你是我谁,我没必要向你报告我每天的行踪吧,说好听点我还是你长辈,你这样拉拉扯扯像什么话,放开我!”


“不放。”他一副欠打的表情勾唇看着她,尾音拖长,笑着说:“学车啊——”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好玩吗?”他眼神灼热的凝视着她,“知道这所驾校是谁开的吗?还是说嫂子不知道,那要不要我给你普及一下?”


“不用!”她忿忿用两只手才终于挣开他的桎梏,揉着发红的手腕,她冷声说:“不管是谁家开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好好的学个车,你心里打的什么目的跟我没关系,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别碍着谁!”


说着她这就扭头就走,商宗鹤腿长,两三步就轻易挡住了她的去路,再次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


“你可是我嫂子,怎么能说没关系呢,不管是为了妈还是大哥,我都会好好保护你的,你说对吧?”


“小叔子还真是费心了。”


两人气氛剑拔弩张,江晚恩牙尖嘴利,也是一点都不服输。


商宗鹤长身而立,抱臂看她,正午太阳大,九月马上就要来了,夏日限定,因为个子关系,她说话的时候需要仰着头,正好有阳光洒下来,漂亮的眼眸犹如琉璃一般清明透彻,让人晃了神,乱了心。


“去哪儿?”正了正色,商宗鹤语气有些不自然道。


“要你管!”江晚恩全身尖刺依旧竖起、


商宗鹤又问了一遍,语气温柔了些许。


江晚恩这个人受不了服软,硬碰硬她完全可以跟人刚到底,但对方只要透点温柔的信号,她全身的毛也瞬间就软了下来,刀子嘴豆腐心,她一向如此。


“去……修手机屏幕。”江晚恩移开视线,语气虽然还是冷,但只是不想刚才那般攻击性十足。


原来是吃软不吃硬,商宗鹤挑了挑眉,算是摸透了她的性子。


“走吧,我送你。”


“不用。”他主动开口,江晚恩想都没想就拒绝,从他面前越过。


“现在中午,路边不好打车。”商宗鹤看着她的背影说。


江晚恩没说话,抿了抿唇。


&n


bsp; 商宗鹤也不使强硬手段,他在门口等了快一上午了,也没见人在这里打到一辆出租车。


兔子就得放出去放养一段时间,等吃了苦头了,才知道还是家里好。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过去了,江晚恩一辆车都没打到,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辆出租车驻足,眼看着天越来越热,江晚恩大汗淋漓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保时捷,有些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怎么样,上不上来?”


坐在驾驶位上的商宗鹤降下车窗,侧头对她喊道。


江晚恩站在原地,不断的踢小石子,其实她已经认输了,但是……脸拉不下来,挪不动步子。


商宗鹤怎么会不知道她心里所想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台阶还得他给,谁让是自己太太呢,还能离咋地?


他打开车门下去,别说,太阳已经到头顶了,就连看路都得眼睛虚着,她肚子里还要孩子,就这么站在太阳底下暴晒,真是没点当妈妈的基本常识。


“走。”商宗鹤看着她通红的小脸,眉毛皱了皱。


江晚恩没说话,似是有些难堪。


这女人还真是……


不由分说,他直接打横抱将她抱起来,江晚恩感觉自己身体被腾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环住男人的脖颈,惊慌失措:“你干什么!?”


商宗鹤淡淡的垂下视线,不动声响的看着她。


江晚恩立马就噤声了,这眼神,跟他哥还真像!


给她抱到副驾驶位上后,商宗鹤还贴心的给她系好安全带,离得很近,他细软的发丝蹭到脸上,酥酥麻麻的,一股静电窜遍全身,江晚恩整个后背挺直,全身僵硬,脑海里突然就想到了上次那个吻,脸唰的一下比刚才更红了。


商宗鹤看着她神情不太对,伸手去碰她额头:“中暑了?”


语气有些责怪。


“让你刚才上车你不上,活该。”


江晚恩一把将他推开,气息慌乱:“不、不用你管!”


商宗鹤眉毛压低,啪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绕到车头,坐到驾驶位上,瞥了她一眼,默不作声的将空调温度调低。


“去哪儿?”


冷气四面八方的传来,江晚恩也平复下了心情,打开手机地图,略显吃力的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说:“附近商场有家苹果店,就直接去那儿吧。”


商宗鹤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手机怎么回事?”


江晚恩扭头,随意道:“不小心摔地上了。”


商宗鹤看了她一眼,黑眸幽深,破绽百出,她这个慌撒得未免太没有水平。


不远处,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内,顶着**的太阳,司机再次将车内气温调低,有些不耐烦的对后座的女人说:“小姐,请问我们可以走了吗,都在这里待了快二十分钟了,我还有其他活要拉!”


怀里新买的购物手袋被女人一把扔在了旁边的座位上,漂亮的脸蛋上浮现一丝愤怒,手指攥地关节发紧,江巧巧看着从他们面前转弯开过的黑色保时捷,更是气得脸庞发抖。


“催什么催,一会儿会给你钱的!”


黑色的车影渐行渐远,江巧巧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程远两个字,咬着牙说:“跟上前面那辆车。”


“小姐我……”


“废什么话,让你跟你就跟!”她从皮夹里掏出一千块钱,直接就扔在了司机肩头上:“你这一天我包了,赶快给我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