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116章 你比他们让我恶心百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饭期间,江建宁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商瑾余开口,但他只是嗯嗯几声,要不就是不答,态度冷淡,江建宁也都习惯了,就碰了碰江巧巧的手臂,示意她去开口。


江巧巧腼腆一笑,看他从上桌到现在筷子丝毫不动,口罩也没有打算摘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怎么了商少,不合你口味吗?”


“我不饿。”


他从来没有在外面吃东西的习惯,更何况是在江家。


余光瞟了一眼默不作声,低头吃饭的江晚恩,他薄唇轻抿,因为一只手受伤,外加上脸上痛楚未消,所以她吃的有些费力,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像只小仓鼠。


江巧巧见商瑾余又在看江晚恩,捏着筷子的力气逐渐收紧,她忙不迭的出声,想让商瑾余重新把注意放到自己身上。


“商少,你怎么一直戴着口罩啊?”瞧着男人眼神变得有些锐利,她忙笑着补充:“我的意思是,天气这么好,不热吗?”


江建宁默默的松了口气,还好巧巧反应快。


商宗鹤半倚在椅子上,语气漫不经心:“习惯了。”


江巧巧笑着点头,但心想这男人态度怎么又不一样了,刚才对她还这么温柔,转眼就恢复到了往日的冷若冰霜,难道是她这身打扮不合他喜好?


她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去换衣服了,男人应该都喜欢那种干净清纯型的吧,她的妆好像化的有点浓了。 记住网址m.biqu6.cc


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冷,谁都不说话,一桌子的人几乎没了食欲,唯独江晚恩,好似跟她没关系似的,旁若无人的该吃吃,该喝喝。


“嫂子的胃口还真好。”商宗鹤突然开口,嗓音揶揄。


江晚恩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他是在说她没心没肺,刚刚都被人打了,还能吃的下去,那不然她要怎样,装可怜?还是告诉他自己刚才受到了毒打?不需要,他有心思去撩他的妹,那就去撩,现在来同情她,会不会太迟了!


江巧巧话里带刺地附和说:“姐姐胃口一直都不错,能吃是福,你看看,都有双下巴了,不像我,妈说我瘦的风一吹就倒,唉,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商宗鹤上下扫了她一眼:“……”


还真是有勇气。


江晚恩则是一口饭差点给喷出来,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良心不会痛吗?都快一百三十斤的人,在她面前装什么装,平时都不照镜子的吗,一双眼睛白长了!


她心里发出几声呵呵冷笑,表面却温柔的像滩水一样说:“妹妹说的是,我觉得我最近是胖了,好像快到九十斤了。”


商宗鹤勾唇差点笑出声来。


还行,至少懂得反击。


江巧巧气得脸色通红,委屈的朝宋惠兰告状:“妈……”


宋惠兰狠狠剜了江晚恩一眼,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


就在这时,商宗鹤突然开口:“我觉得江小姐身材挺好,很标准。”


“真的吗?”听到这话,江巧巧一扫刚才的郁闷。


商宗鹤扫了江晚恩一眼,点头:“嗯。”


“谢谢商少。”江巧巧害羞的低下头。


江晚恩气得也没了食欲,握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然后一脚往旁边的人踹去,商宗鹤脸庞一抖,看着江晚恩,她低着头,正对他翻白眼。


商宗鹤:“……”


江建宁主动给商宗鹤倒了杯茶,预热也差不多了,开始进入正题,他小心翼翼,试探的说:“商少,我刚才得到一个消息,就是我们家的股票好像……”


商宗鹤微微一抬眼,眼睛里闪过的锋芒让江建宁勇气突然凝滞,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江建宁松了口气,继续开口:“就是股票突然下架,好像跟商少有关系是吗?”


“哦那事啊!”他漫不经心地的看着江巧巧,眉头舒展:“上次的事好像是个误会,江小姐温柔大方,端庄优雅,我一会儿我就让人恢复原样。”


“谢谢商少,谢谢商少!”江建宁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要谢还得感谢江小姐。”他看着江巧巧,尾音上挑:“是她让我改变了注意。”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风一直偷偷看着江晚恩,清秀的下巴绷紧,他薄唇微勾,继续刺激:“江小姐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兰园看看,随时欢迎。”


“真的吗?”江巧巧受宠若的的捂着嘴。


放在大腿上的裤子都快被她抓烂了,商宗鹤当没看到,淡声道:“当然。”


江晚恩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熬的饭,尤其是看着商瑾余和江巧巧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的,她就差点把刚咽下肚的饭吐出来,倒是没想到商瑾余竟然会对这种女人感兴趣,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更多的是恶心。


所以离开江家后,她一点好脸色都不给他看,径直的坐在后座位,脸色冷若冰霜。


“过来。”商宗鹤在前面冷冷开口,江晚恩却一动不动。


商宗鹤耐着性子重复道:“坐过来!”


“凭什么?”江晚恩直接就怼了过去,“我爱坐哪儿就坐哪儿,不用你管!”


商宗鹤本来就不悦,她这幅像刺猬一样防着她的尖刺模样,又让他想到了她跟迟尉聊天时的眉眼含笑,气不打一处来,冷声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然坐前面,要不然就下去!”


“下去就下去,谁稀罕!”江晚恩果断的选择了后者,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


商宗鹤看着她纤细柔弱,但还逞强的背影,气得一掌拍在了方向盘上:“草!”


“站住,江晚恩,我让你站住!”他长腿迈开两步,没一会儿就跟上了她,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怀里带。


清冽的气息撞了满怀,江晚恩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排斥,恶狠狠的将他推开后,她像被踩了尾巴的小野猫,咬着牙说:“你干什么,你让我下车我下了,你现在还抓着我干什么,商瑾余,你以为你是谁,我不用你管!”


“不让我管你想要谁管,迟尉吗!”他眸底怒火一片,漆黑如深潭的眸子更是像见不到底的漩涡一样,死死地盯着她。


江晚恩心口猛地一颤,剧烈的挣扎:“你管的着吗,松开!商瑾余,你松开,你没资格这么对我,你要是无聊,就去找江巧巧!我看你们两个聊得挺来的,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个人的品味真不怎么样,江家让我恶心,你更让我恶心,不,你比他们让我恶心百倍,你放开我!”


“恶心?”他双手钳住她的双肩,震怒的表情在脸上一览无遗:“好,我今天就恶心给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