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95章 无药可救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装傻:“我不知道……”


江巧巧气得直接把火撒在了她身上:“你身上穿的衣服你不知道你骗谁呢,说,这个女的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江晚恩低着头,声音格外委屈:“衣服都是宗鹤置办的,我真的不清楚。”


“商宗鹤。”江巧巧咬紧了后槽牙,好啊,他对她这个太太还真是舍得,私人订制,难怪她从来没见过有人跟她穿一样的衣服,敢情是价格不菲的独一无二!


原本还想在她身上找优越感,没想到当众被外人打了一巴掌,而且更可恨,也最无力的是江晚恩她竟然还全然无知,江巧巧在这一刻觉得脸火辣辣的疼,周围的视线就跟针一样四面八方的传来,除了丢脸她已经没有其他确切的感受了,只想埋头赶快逃出这个店。


“你!”江巧巧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一双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大,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出丑,简直难堪极了,只想找个洞赶紧钻进去,匆匆换下身上的礼服过后,她低着头从江晚恩面前越过的时候,狠狠威胁:“你给我出来!”


江晚恩看着江巧巧怒气冲冲,又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其实有点爽,从来没见过江巧巧这么出丑过,她那个大小姐脾气也该找人治治了,否则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可以无法无天,家里人宠着她,外面的人可没必要也让着她,看着她吃瘪的样子,江晚恩想笑也不敢笑,只好憋着。


她对郑姐微微颔首,郑姐表示受宠若惊,说:“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后您过来的话,可以提前通知我,我们随时欢迎。”


江晚恩说了句好,接过名片后,就连忙跟了上去。


身后有导购凑上前来,问:“郑姐,这位小姐您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你们记住了,以后只要是这位女士过来,一定要给予最好的招待,把咱们店里最好最贵的礼服拿出来,还有你,小李,刚才直接把礼服扔人怀里算怎么回事,这个月奖金扣一半……” 记住网址m.biqu6.cc


少不了要挨江巧巧的一顿骂,江晚恩边走心里边这样想。


果不其然,一出了商场过后,江巧巧劈头盖脸就指着她训斥:“江晚恩,你今天是什么意思!你居然敢骗我们,你穿私人订制,为什么不说,今天看我丢了这么大个脸,你心里高兴了是吧!”


“我……没有……”她是真的很委屈,这关她什么事,平时穿衣服的时候也没人认出来,要怪就怪江巧巧自个选了家有眼光的店,而且什么时候穿衣服还成她的错了!


“你!”江巧巧心里也清楚这事跟她也没大多关系,可是丢了这么大个人她心里当然不爽,只好将矛头都指向她,反正从小到大,一向如此。


最后只狠狠的撂下一句“从今天开始不准穿这身衣服”后,她才勉强作罢,但也没了再挑选礼服的兴致,指使江晚恩在路边打了个车后,自己坐上去,根本不让她上来,然后就让司机出发。


快傍晚的商场附近打车是高峰,再加上天气热,周围的温度也在不断的上升,呼出来的是热气,吸进去的也是热气,没到一会儿,疲倦和烦躁涌上心头,她开始愈发觉得自己今天去报名学驾照的主意是正确的了。


在路边打了近一个小时,江晚恩才打到车,一坐上去,她整个人几乎就没了力气,瘫在后座上,后背全是汗水。


回到家里,她气喘吁吁,脸颊通红,看得出来精神不佳。


早些回来的商宗鹤并没有告诉邱翠萍,江晚恩今天并没有回江家,所以见到她这幅神态,邱翠萍当下就以为她是受了家里的欺负,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的,用毛巾给她擦脸,嘴里说:“有没有事,他们对你做什么了,告诉妈,妈明天去找他们算账!”


江晚恩知道她是误会了,喝了口凉水后,才说:“妈,我没事,就是外面太热了,跟家里没关系,您别担心。”


邱翠萍知道她懂事,也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连忙跟她说:“先去泡个澡,等你休息好了,咱们再聊。”


“好。”


推开卧室门,手指摸索着墙上灯的开关,在关门的同时,“啪”地一声,头上的灯亮了。


还没等转过身,身后突然横过来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直接撑在墙上,男人质问的低冷嗓音,像是从地底下传来的一样,突兀又阴森,让江晚恩一惊。


“你今天去哪儿了?”


江晚恩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怒瞪道:“谁让你来房间的,出去!”


她撒谎她还有理了!


商宗鹤高大的身形压了下来,因为逆着光,再加上脸色难看,显得整个人五官轮廓更加阴沉了:“别转移话题,回答我,你今天到底去哪儿了!”


江晚恩扭过头,垂眼看见他臂弯下的空隙,于是小巧的身子一钻,轻而易举的从他怀里逃了出来。


“我去哪儿为什么要告诉你,赶紧给我出去。”


她坐在椅子上,开始轻锤自己跑了一天,发酸的双腿。


商宗鹤看着她,眸底含着幽幽的寒光:“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没人替你收拾!”


“你放心,用不着。”她轻哼一声,去学驾照能出什么事。


商宗鹤看着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气得想要直接掐死她,他刚才查到,程远竟然是是迟家旗下的产业,所以她去学驾照,不管是不是巧合,他都得好好提醒她一下。


“我知道,你今天根本就没去江家,但请记住了,你现在是商太太,有些东西还是注意点好,要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丢脸的可就是商家!”


他说话这么阴阳怪气,让江晚恩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她只是去学了个驾照而已,他凭什么要用这幅口气跟她说话,他又不是她丈夫!


江晚恩冷着脸站起来,语气也同样不善:“小叔子的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都管到自己嫂子这儿来了!我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有数,用不着外人给我指指点点,现在请你马上出去!”


商宗鹤没动,黑眸幽冷,悄声无息的凝着她看,江晚恩原本不减的气势倒是渐渐被他盯的下降,她最受不了这种眼神,哥哥会也就算了,弟弟也会,而且还学得这么像,简直让她胆寒。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卧室里蔓延,江晚恩先败下阵来,挪开目光,但最后离开的却是商宗鹤,自以为是,无药可救的女人,迟早有一天是会惹上大事的!到时候看她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