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62章 这个包你哪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们一句,江晚恩这个人你们碰不得。”声线玄寒,更带着不容置否的怒气和霸道。


“所以你们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突然站起来,身形秀颀,阴冷的眸子透着杀意,嘴里吐出两个狠戾的字眼:“动手。”


话落,屏幕里的庞特助就朝两人走了过去。


商宗鹤关掉的话筒,转过身,对画面里发生的事情丝毫没有兴趣。


“嗡嗡——”


看见来电显示,他熟练的收敛下眸中的凛冽,拿起手机走出了房间,一脸的若无其事,


江晚恩回到江家,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内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她怎么还不来,老江,你这个女儿现在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行了,再等会儿,我就不相信她真敢拿自己奶奶的命来跟我赌气。”


“她怎么不敢?”江巧巧突然插嘴说,“自从商宗鹤死了过后,她就再也没有去看过奶奶,一天就待在别墅里当她的豪门夫人,家也不回,人也不看,爸,这种不孝女就该好好教训,否则还无法无天了!” 记住网址m.biqu6.cc


“就是,巧巧怎么说还在家里陪着我们呢,这嫁出去的女儿啊就跟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母女俩一唱一和,不停的火上浇油,气得江建宁黑着脸,火冒三丈道:“闭嘴,你们两个一会儿给我少说话,我自会看着办的!”


“爸,你难道还想护着她吗,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她的丑闻,咱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跟她撇清关系,商家要是怪罪下来,咱们也会被她连累的!”


“你懂什么!”江建宁冷斥道:“就邱翠萍那个身子骨,气死了最好,这样商家的财产就都落在江晚恩头上了,就她那性格我还不知道,胆小怕事,一点注意都拿不定,到时候我再跟她好好聊聊,这样咱家不就有救了!”


宋惠兰又说:“你这算盘打的倒是如意,但你就不怕商家一气之下将她逐出家门,到时候咱们什么都捞不着,怎么办!”


“不急,一会儿等她过来我再好好盘问她,不过我量她也没那个胆子,说不定是被什么人陷害的。”


在这件事情上,他竟然还相信她,看来她过去柔弱的性子早就在江建宁心中根深蒂固了,宁愿相信网上诬陷,也不相信她出轨,一时间,江晚恩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无语。


又听了两句后,江晚恩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整理好脸上的表情,推开门走了进去。


宋惠兰厌恶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表情冷冰冰的。


江巧巧抱着手臂,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嘲笑道:“哟,豪门太太终于舍得回来了?”


江晚恩自始至终都低着头,楚楚可怜的表情一览无遗。


江巧巧上下扫了她一眼,突然被她手臂上挎着的包吸引了视线,原本讥讽的表情瞬间惊讶,她嫉妒冲过去大喊:“这个包你从哪儿来的!”


江晚恩害怕的往后退,嘴唇嗫嚅好几下,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江巧巧双眼赤红的盯着包,要不是江建宁发话,说不定下一秒她就动手开始抢了。


“你过来!”


江晚恩缓缓地抬起头,向走过去,却被江巧巧抓住胳膊,准确的来说是抓着她的包。


“我……”


江建宁见江巧巧一点眼色都没有,气得脸色发黑:“巧巧!”


宋惠兰立马把自己女儿拽过去,眼神责备的看了她一眼。


江巧巧不甘心的小声说:“妈,那个包……”


“行了行了,等你爸教训完人过后,我就帮你把包拿过来,现在先办正事,听话。”


江巧巧虽然不甘心,但也没再闹了,就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似要将她看穿。


江晚恩怯弱的走到跟前后,江建宁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打的她眼冒金星,当下就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缓过神来,右边脸颊又是啪的一声,这下子血丝都从嘴角溢了出来。


血腥味四溢,头发丝挡住她脸上阴戾的表情,江晚恩不动深色的攥紧了拳头。


“好啊你,我千方百计让你嫁进商家,你倒好,竟然就给商家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你爸的一张老脸全给你丢尽了,你给我老实交代,网上说的事是不是真的,你这肚子里到底有没有怀孕!”


“说啊!”江建宁看她不说话,气得火冒三丈:“你再不说话,我他妈今天就打死你!”


江晚恩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用手将头发温柔的拨到而后,指腹碰到火辣辣的脸颊,吃痛的她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


他不是说相信她吗,现在又动手质问她,她这个父亲还真会前一套背后一套。


她吃力的站起来,隐忍着怒气,笑容苦涩:“爸,不是这样的,是有人陷害我。”


江建宁看着她嘴角的血迹,心尖一颤,但转眼他就毫不在意的继续开口:“真的假的,你要是骗我,你知道后果。”


江晚恩无辜的点点头,加上双脸红肿,整个表情的可信度又上升了几分。


江建宁本来就对这事存有五分的怀疑,现在听到她否定了,心里那颗大石也终于缓缓落下,毕竟自己女儿什么性格他了如指掌,连平时吵架都不敢吵的人,哪儿还有胆子去得罪商家,这事八成就是个误会,本来商家现在就虎视眈眈,出了这种事也不奇怪。


他松了口气,严肃的表情缓和了些许:“但是这事现在网上都传开了,因为你咱们江家名誉受损,你也知道咱们家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事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对了,你婆婆有没有说什么?”


江晚恩红着眼眶摇摇头。


“那这样,你回去让她把这事解决了,毕竟商家出手旁人也不敢说什么,等事解决之后,你再旁敲侧击,让你婆婆资助咱们家公司。”


“爸我……”


她为难的样子让江建宁原本压下去的怒气又涌了上来。


“你什么你,这事本来就是你的错,再说了我们是亲家,让她帮个忙怎么了!商宗鹤留给她那么多的钱,要不是你不争气,咱们还用得低声下气的去求她吗,我这是在给你弥补犯错的机会,五……不对,三天,最多三天,你必须给我拿下!否则你就别进这个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