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脉脉春风意正浓 > 第13章 真实的梦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晚恩几乎失去了意识,刚才奋力逃脱的力气已经是全身上下最后一股了。


一分钟前,当她感受到冰凉的手指滑过肌肤时,那股令人从身心到外的抗拒感和恶寒,趋势着她不得不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皮。


两面肥头大耳近在咫尺,眼神里分别闪烁着猥琐贪婪的精光,这等景象使她大惊失色。


所以饶是脑子再混沌不畅快,她也必须要死守自己的贞洁,从两个强壮的男人身下逃离,若不是他们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江晚恩真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怕是要栽在这上面了。


仿佛大门后面就是希望,只要从这里逃出去,就一定有人救她!


所以她拼了命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整理,双腿打颤,就这么七倒八歪的拼命往前跑。


没想到一堵肉墙竟然挡在了门后面,男人精壮的胸膛撞地她整个脑浆都快散了。


没等看清楚面前的是何人,江晚恩就已经晕了过去,这幅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撑不住了。


快晕倒前,从嘴里喷出的热气,似乎还裹挟着两个含糊不清的字眼。


商宗鹤头微微一偏,想要听清楚。


救命…… 首发网址http://m.biqu6.cc


她在喊救命。


商宗鹤眼神微沉,然后慢条斯理的将怀里人儿的衣衫扣齐,温热的身子纤细柔软,轻轻一抱,丝毫不费力气。


庞特助跟在商宗鹤身边多年,没人比他更了解他现在的表情了。


偏是云淡风轻,实则风卷云涌,濒临雷霆之怒。这样的商宗鹤才是最可怕的,杀人于眨眼之间,连句解释都不会给你留半句。


流动的空气开始冻结,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紧绷成了一条直线,剑般的英眉下,一双通透的眸子里,此刻凝上了一层寒意,悄声无息,犹如墨色里吐着红色信子探出头来的毒蟒,让人不由得心生颤栗。


庞特助小心翼翼地正打算开口询问,商宗鹤面露寒光,抢先从薄唇里吐出两个狠戾的字眼。


“做掉。”


庞特助全身一颤,双腿绷直:“是!”


商宗鹤抱着人转身离开的时候,庞特助都还能够看见,总裁凛冽的眼风像锋利的利刃一样,划过包房里那两个因为追到一半,醉倒在地上的男人。


那种与生俱来的帝王气质,清贵且极具威慑力,正是让他甘愿俯首称臣的重大原因。


商宗鹤,是个天生的君王。


随着庞特助面无表情的走进包房,0911的大门再次合上,歇斯底里的两重男声尖叫像是幻听一样,湮没在载歌载舞的夜总会里,这一刻,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这边,商宗鹤抱着江晚恩来到了会所顶层的高级豪华卧室。


他不喜这种地方,聒噪不说,更让他在意的就是不干净。


任何人都玩过的场子、坐过的沙发、睡过的床,想想都得脏成什么样。


但此时没办法,快凌晨一点,正是夜总会的高峰时段,外加上他手里还抱着一个人,要想不被引起注意力的离开,未免也太冒险。


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所以思及此,他才考虑了这个办法。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安排这个房间的侍应生说,这个房间从开业以来就没人住进来过,因为太贵,一晚上将近百万的价格,没人消费的起。


商宗鹤半信半疑,但侍应生说的话,让他心里头那


点a9c1六9dc洁癖也稍微好受了许多。


他将女人放在床上,满身的酒味,让他颇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电话铃声响起,商宗鹤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风衣,顺手就盖在了江晚恩的腿上。


是庞特助的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了,让他不用担心。


商宗鹤微微颔首,他走在落地窗面前,华灯初上,身后的背景是一大片璀璨的灯火星河,衬得他身形高大颀长,面庞英姿勃发。


视线轻飘飘的落在睡成一团的女人身上,商宗鹤双眼一眯,口吻显得漫不经心:“卧室的钱付了吗?”


“已经付好了,明天您临走之前,我会亲自过去检查卧室里的设备,以防万一。”


“嗯,你办事我放心。”


床上的江晚恩许是觉得有些热了,开始不安分的乱动起来,一脚踢开了风衣,竟然还能在这个时候,模模糊糊的挣扎着双脚蹬掉脚上的短袜。


雪白的纤足暴露在空气里,显得秀气又细嫩。


商宗鹤呼吸微窒,不动深色的挪开目光,却没到一秒的时间,又再次情不自禁地望了过去。


庞特助在电话那头还在自顾自的禀报着:“哦对了,你刚才开房间的时候虽然没有露面,但是侍应生还是产生了一点好奇心,不过您放心,这边我会给您安排妥当,您那边要是结束了就告诉我,我立马开车过去接您……喂……总裁……怎么没声了……嗯?挂了!”


商宗鹤将手机息屏,放在黑色的琉璃台面上,一边扯开领带,一边踱步向前。


修长的双腿没迈几步就已经抵达床沿,看着地上被人嫌弃的高级定制风衣,商宗鹤捡起来,拍了拍,深邃的黑眸一眯,风衣在空中一扬,盖在了床上。


还是不放心这里的清洁卫生。


他也不怕她突然醒来,都过去这么久了,要醒早该醒了。


明明酒量不能喝,竟还逞强,他这个太太何时变得这么乖巧了?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腹顺着她清纯的脸蛋慢慢往下滑,最后停在了胸前。


不是早就不再装模作样了么,从他去世那一天开始?


怎么,两千亿还不够你挺直腰杆,拒绝江建宁,江晚恩啊江晚恩……


他挑起她的下巴,讳莫如深的看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醉的如滩烂泥的江晚恩似乎是觉得下巴被人强迫抬起,未免有些太难受,嘴里发出一声不悦的轻哼,把头一偏,躲了过去。


商宗鹤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被酒精刺激的江晚恩并不好受,身子来回在他风衣上滚,又是皱眉又是哼唧的,一声又一声,带着委屈和撒娇,尾音微微上挑,把女人的娇媚柔软展现的淋漓尽致。


“商……宗鹤……”


她嘴巴里突然含糊不清的蹦出他的名字,商宗鹤眼神微动,膝盖下意识的一抬,磕在了床沿,她莹白细嫩的小脚不安分的在空气里乱晃,抵到了他的大腿。


西装裤冰凉的质感吸引了没有意识的江晚恩,从一开始谨小慎微的试探摩擦,到最后竟愈发胆大包天起来。


小脚犹如一只黏人的猫爪,挠啊挠,挠的他喉咙发烫。


商宗鹤的呼吸越来越沉,垂在双腿两边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


商宗鹤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了她调皮的脚丫,浑着嘴里吐出的热气,他沉声道:“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