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电商女王 > 第 122 章 婆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斐然很是有些尴尬。


她近三十年的人生经历里,只有年少时看到何钧对吕清莹好的时候,明火执仗的找何钧嚷嚷过,但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那会,被抛弃的伤心覆盖了吃醋的小心思。


所以,吃醋这个词,对她而言其实是陌生的,陌生得有些尴尬。


斐珩不时含笑看向她,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许斐然酝酿了下,笑笑:“我哥哥就是爱调侃我。别听他瞎说。”


斐珩分神又看了她一眼:“不是真吃醋?”


“不是。哪能你见个人我就吃醋。那这日子还过不过。我见个人你会吃醋么?”


“一点点。”


“说说。”


“就是你们聊得很投入,我听不太懂,觉得微微有些不自在。”许斐然尽量斟字酌句。


“吃啊。我也知道见个人很正常,但如果对方是个男的,我肯定提着心啊,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斐珩说得很是坦然。


看着斐珩一本正经的样子,许斐然撇嘴:“没那么夸张吧。正常社交而已。”


斐珩扭头瞧了她一眼,神情很是严肃:“虽然是正常社交,但紧张自己的配偶动物都会,人更是情不自禁。你到底有没不爽?”


“这个,真不怪我。第一,她长什么样我真没在意,第二,我这么多年没见她,她变漂亮了我是真不知道。”


斐珩这正板的回答让许斐然突然觉得兴致索然:“所以也没什么啊。只是我们兄妹间喜欢随便开玩笑而已。”


“匪匪,要不要我教你投资方面的东西?”


毕竟,两人之间第一次讨论这样的事情,万一斐珩听了以后担心她吃醋,以后这样的碰头都不带她了,不是更郁闷?


斐珩暗暗皱眉,自己当时怎么没注意到这一点:“就这?”


“你之前说杜灿外貌很普通,结果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我觉得有些诧异。”许斐然干脆一吐为快。


“好啊,那不懂的来问我。”


“好。”丫的,这家伙是表示他文理通吃?!


之前周扬就提议她去读个EMBA,既扩大交际圈子,又提高能力。


许斐然望向斐珩,斐珩很是一本正经。


这是岔开话题还是修补她说听不懂?


“我打算报x大的EMBA。”


到家下车,斐珩走许斐然前面蹲下,回头望着许斐然:“来,背你回去。”


“为什么?”


“表扬你啊。”


当时她只是模糊应着,并没有真的动心去行动。


但现在看来,读书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说读个博士出来,至少,也不能太LOW。


斐珩背着她:“老婆,你昨天晚上做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吧。”


“不知道。”


“你做梦是想打我?”


“表扬什么?”


“吃醋吃得好。证明你看重我。”


许斐然失笑,愉快的爬到了他背上。


许斐然双手拧住他耳朵:“斐珩你造反啊你。”


斐珩哈哈大笑:“不掐了不掐了,晚上抱紧点睡就行了。”


晚上躺在床上,斐珩很是严肃的对许斐然道:“匪匪,以后有任何事情,都要直接跟我说。夫妻一体,不是说说的。咱们之间不能有心结,明白么?”


许斐然搂紧他脖子,脸蹭着他脖颈:“是啊,怎么?要不要分床睡,免得我误伤你。”


斐珩扶着她腿的手顺手掐了她腿一把:“这话你也说得出?”


掐完犹不解气,斐珩再次用力掐了一下:“下次再说这话,回去跪键盘。”


制作方法和用料并不复杂。


用料不过是油、脂、膏和颜色。


方法不过是浸泡搅拌熔炼倒模。


许斐然点头:“嗯。一定直接说。尽量不做梦打人。”


“斐生活”的口红方案很快确定。


其实口红这个东西,自古就有。以前叫口脂,习惯小罐装,也做胭脂用。


油脂膏体香精全部用纯天然的,颜色古法是用花瓣植物茎捣碎提取,大规模生产不现实,那就采用同样是纯天然,但是已经被工厂提炼出来的色粉。


其实口红这样的产品,即使用最好的原料,成本相比过百的售价,占比还是很低。


虽然最好的和最差的生产原本,可能有好几倍的差距。


唯一区别就是工业社会下,纯天然用料因为价格和性能方面的原因,被工业用料替代。


在看了产品部收集回来的几十种口红配方,许斐然找合作工厂敲定了配方。


既然是传承产品,虽然用工业机器大规模生产,但配方和用料,还是沿用纯天然的。


许斐然准备了一套六支‘斐生活’的最新口红作为生日礼物六月送给林教授。


这是许斐然第一次正式上婆家门。


虽然婚已经结了,两人也有自己的家,但公婆家确实是第一次去。


这款产品从最初的酝酿到后面的确定方案,出样品,一一拍摄了视频,以许斐然的账号为主体,一一开始播放,开始做前期的宣传酝酿。


粉丝们都知道‘斐生活’要出口红了,都很期待。


林教授都在电话里说:“匪匪,我可等着你送口红哦。”


许斐然立马要求斐珩给她讲他们家的核心人物,或者说,回帝都会见到的需要打交道的人物。


斐珩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在,斐珩父亲三兄弟,大伯从政,他爸爸军人出身,小叔从商。


爷爷奶奶老干部退休,大伯大伯母和爷爷奶奶住大院别墅。


而且领证后,林教授虽然和她联系很紧密,但两人没见面。


林教授说:“你们新婚,我不去打扰你们。”


许斐然在斐珩订票的时候,才想起,她除了认识斐珩和他爸爸妈妈,对他们家其他人一无所知。


斐珩说小叔不爱部队也不爱读书,喜欢做生意,年少风流,年老也不安分。


以至于他儿子很不屑他。婶婶虽然家世容貌都不错,但压根管不住他。所以他们家儿子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住,因为大伯教导比亲爹还多,这个弟弟就跟大伯比亲爹还亲。


许斐然忍不住笑:“大哥像咱爸,弟弟像大伯,斐珩,你不会像小叔吧。”


大伯父大伯母有个儿子,比斐珩大,已经成婚,军人,脾性跟斐珩爸爸很像,太太在部委上班,刚生了孩子,也住大院。


小叔和婶婶住市区,他们家儿子是跟着大伯母大伯父爷爷奶奶一起在大院长大,博士毕业现在在部委,很有大伯的风范,喜欢大伯二伯,对自己父亲不是很感冒。


林教授和爸爸两人住京大附近的公寓,方便林教授上下班。


许斐然消化了半晌,瞅着斐珩:“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空手拎着我上门了吧。”


“你新媳妇上门是去接礼的啊。”斐珩很是理直气壮。


好像是这么回事,但一细想,许斐然总觉得不妥,想来想去,电话赵芝雅女士。


斐珩瞬间黑脸:“我才不要像他呢,公共汽车一样。”


许斐然大笑出声。


斐珩外公家就简单了,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一个据说很是可爱的妹妹,还在读博士,而且,很如长辈的愿,文科,古汉语专业。


这么多人,而且都不是俗人,她上哪找这么多合适的礼物啊。


挂了电话,许斐然撇嘴:“早知道不领证就先上门。就去接礼物多好。”


斐珩失笑,看着她皱起的眉头,想了想:“就准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小侄子的礼物就好了,平辈的不用管他们。”


赵芝雅女士也犹豫了:“你第一次上门,按理,姑娘家上门,应该是你去接礼物,才显得女孩子贵重。但你领证了,都是他们家的人了,要孝敬长辈啊。”


赵芝雅犹豫来犹豫去,压根不知道怎么办了:“管他,礼多人不怪,你干脆全准备。”


许斐然头一下就大了。


斐珩在许斐然的虎视眈眈下细细询问林教授。


谁知道林教授更离谱:“不用,匪匪第一次上门,就应该是接礼物的。”


许斐然叹了口气,示意他挂了电话。


“合适么?”许斐然疑惑。


“合适。”


“你电话林教授,问一下。”


那老爷子们就简单了,去云普让赵总把他们家最好的普洱出让两饼。


奶奶外婆的话,许斐然在李蓉的提议下联系苏绣大师,麻烦她寄两条花色适合老人的手工刺绣围巾。


然后找慈善会做珠宝的姐姐,让她帮她物色适合小孩子的平安扣。


第二天,许斐然上班时间翘班准备礼物。


老人小孩的,就好准备多了。


之前林教授不是托她买过壶给外公嘛,说是喜欢普洱,斐珩说爷爷因为经常跟外公喝茶,现在也喜欢普洱。


她大方刷斐珩转过来的巨款,挑了五个胸针,白金嵌宝石,五种不同造型不同宝石的胸针到手。


然后拜托口红工厂再预先提多了几套口红。


晚上许斐然把礼物展现出来,斐珩看得目瞪口呆:“你今天买的?”


最后挑了一个圆润通透的玻璃种平安扣。


珠宝对女人天生具有吸引力。


在会员姐姐珠宝展示厅,许斐然想了想,反正来了,又有合适的。


许斐然傲娇点头。


斐珩啧啧称赞:“老婆,你真是兰心蕙质。”


许斐然撇嘴斜睨着他:“兰心蕙质是陈赞老实巴交的女子的。你觉得我老实好欺负?”


斐珩大笑:“我哪能欺负你啊。最多睡觉欺负下你而已。其他时间,可是捧心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