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大道清理计划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办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氏绝矣。”梁松听说刘秀已经下令将马援一门老小全部捉拿时,非常高兴地说道。


而身旁却有人提醒他,说道:“马援有一女,可是现在的太子妃。”


梁松闻言,笑道:“女子不足为虑,况太子无势,难以左右陛下决断。”


梁松说的不错,他看问题也很准。


和开国皇帝刘秀比起来,刘庄这个太子就逊色了许多。


正如梁松所言,刘庄知道马援刚刚身死,家人就被抓起来后,立刻进攻面见刘秀为马氏一门求情。


但刘秀一句‘汝欲教我为天子乎?’,吓得刘庄当即磕头请罪,最后被刘秀灰溜溜的骂出了皇宫。


汝欲教我为天子乎?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难道你要教我怎么做皇帝吗?


刘庄回到太子宫后,哭的双眼红肿的太子妃马氏立刻跑了过来,朝刘庄问道:“陛下之意若何?”


刘庄有些惭愧的看着自己的发妻,摇头道:“陛下之意已决,要将马氏一门老小论罪。”


马氏听完,差点就晕了过去,还好身边的给宫女扶住了她。


马氏悲伤不已,看着自己的夫君刘庄说道:“我父亲为大汉南征北战,履立大功,如今尸骨未寒,竟因为小人谗言就祸及满门。既然如此,当请陛下将我也打入牢狱,一并治罪。”


刘庄抱住马氏,道:“你这又何苦。”


马氏绝望地说道:“我父母兄弟惨遭横祸,我却不能解救他们,我还有什么脸面和意义独活于世。”


刘庄眉头紧皱,但也不住的安慰道:“总会有办法的。”


“有什么办法?到了现在,三公九卿满朝文武也没有一人站出来为我父亲说情,还有什么办法?”马氏悲戚地说道。


“殿下。”这时,太子太傅桓荣走了进来,看着刘庄抱着马氏,转身正要回避。


刘庄却一眼看到了桓荣,连忙叫道:“老师留步。”


桓荣停住脚步,但却没有转身。


马氏看着外人在此,也止住哭泣,擦干眼泪之后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


刘庄走到桓荣前面,桓荣拱手拜道:“殿下。”


刘庄道:“老师,我妻家之事,可曾知道?”


桓荣说道:“这几日沸沸扬扬,我如何不知?”


刘庄连忙问道:“老师可有良策解救?”


桓荣摇摇头,道:“没有。”


刘庄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桓荣,道:“不是吧,老师往日遇事,都会思虑一二才下决断。眼前之事老师说的如此果断,恐有内因。”


桓荣目光直直的看着刘庄,道:“殿下,陛下此举,难道殿下真心不懂吗?”


“嗯?”刘庄疑惑的看着桓荣,“请老师赐教。”


桓荣道:“殿下,借一步说话。”


刘庄看了马氏一眼,然后对着桓荣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来到前殿,刘庄朝桓荣深深一拜,道:“请老师赐教。”


桓荣扶起刘庄,道:“殿下,陛下此举,其深意便是要消弱马氏势力,无论是今天的马氏,还是将来的傅氏、亦或是窦氏、耿氏...都会如此。”


“为什么?”刘庄有些不解的问道:“这些人都是我大汉的功臣,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


桓荣淡淡地道:“很简单,陛下要消除这些世家门阀的力量。”


“伏波将军在时,陛下自不会起此念头,此时伏波将军已死,再加上有梁松告状,且不说罪名是真是假,就足以让陛下顺势而为的动手了。”桓荣缓缓地说道。


刘庄愣在原地,最后呆滞地说道:“那...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桓荣点头道:“不错,没有办法。”


刘庄忽然心头一亮,说道:“父皇之意,难道那些三公九卿就看不出来吗?”


“若是耿家没有参与其中,他们或许能看出来,但大将军耿弇和其弟耿舒也参与进来,就迷惑了那些功勋大臣,这也是陛下为什么要如此迅速的捉拿马氏一门老小的原因。”桓荣说道。


刘庄听后,连忙拉着桓荣道:“若是老师以此去说服公卿大臣们,让他们一起出面为伏波将军家人求情,可否?”


桓荣摇摇头,道:“若如此,则殿下太子之位不保,臣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刘庄闻言,脸色一白,踉跄的后退两步,颓然道:“既如此,伏波将军一门老小,无救矣。”


桓荣看着刘庄,微微一拜,道:“臣告退。”


刘庄呆呆的站在那里,也没有反应过来,桓荣摇摇头,转身便走出了大殿。


可是刚走出大殿,桓荣迎面就碰见了太子妃马氏。


只见马氏用匕首架在自己雪白的脖子上,目光坚毅的看着桓荣道:“先生号为大儒,智多谋广,我不信先生没有办法救马家一门老小。”


桓荣见马氏如此,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娘娘切莫自伤。”


马氏看着桓荣道:“我只求先生赐下良策,救我家人,否则我当即在先生面前刎颈而死。”


说罢便要自刎,桓荣大惊,连忙抬手说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两旁的宫女侍卫们也吓得跪倒在地,不住的劝说。


此时闻声走出来的刘庄也看到这一幕,他连忙走上前来,看了自己妻子一眼,然后朝桓荣拜道:“请先生赐下良策,孤日后定不敢忘先生之恩。”


好了,桓荣等的就是刘庄的这句话。


他今天来本就是想要献策救马氏一家的,但是这件事牵扯到刘秀的大事,而且这件大事和整个刘氏江山都有莫大的关联。


所以刘庄不表态,他是不会说的。此时刘庄表态,他便可以说了。


但桓荣十分谨慎,也没有明说,而是对着马氏道:“臣听说娘娘有一个侄女,名叫‘马姜’,嫁给了如今正在洛阳太学读书的广德郎,好,好啊。”


说罢,桓荣迈步绕开马氏,径直离去了。


也许是心系家人,而且太过急切,马氏没听出桓荣话里有话,还以为他说了一些没必要的废话来敷衍自己,当即就赌气要自刎而死。


但刘庄经常跟在刘秀身边处理政务,对于这种隐晦的点拨瞬间就听了出来。


“慢!我有办法了。”刘庄看着马氏的动作,连忙高呼一声道。


马氏眼睛一亮,立刻止住动作,刘庄立刻上前,将马氏手中的匕首抢了过来。


马氏紧紧的盯着刘庄,明亮的眼睛里满含着希望道:“殿下,你有办法了?”


刘庄点点头,道:“方才老师已经说了,你的侄女马姜嫁给了正在太学读书的广德郎。”


马氏闻言,顿时无比失望,道:“那广德郎不过只是一个太学生而已,如何能救我家人?而我那侄女,她能逃过一劫不被抓捕入狱就是好的,还能有什么指望呢?”


刘庄轻声道:“你忘了广德郎的哥哥是谁了吗?”


马氏皱眉说道:“广德郎的哥哥,不就是....”


突然,马氏混乱的思想一下子豁然贯通,整个人仿佛焕发新生一样。


“广德郎的哥哥,是护国大真人!!!”马氏惊呼一声,眼睛里瞬间迸发出无穷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