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掌欢 > 第194章 小烦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顿饭吃得尽兴,骆大都督一行人从雅间出来,走下楼梯。


大堂里只剩下两三桌酒客,其中一道绯色身影最为显眼。


骆大都督眼角余光往那个方向一扫,升起一个念头:开阳王天天来吃,怎么不长肉呢?


再看盛三郎,一张脸虽然还俊朗,可比刚进京时圆润多了。


还是圆润点好。


不像开阳王,吃白食不说,还白吃了。


骆大都督腹诽着,走过去打招呼:“王爷吃酒呢。”


卫晗放下酒杯:“吃好了。”


他说罢起身,对骆笙微微点头,再与骆大都督打声招呼,往酒肆门口走去。


“那位就是开阳王吗?”盛二舅问。


骆大都督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正是。”


“竟然如此年轻。”盛二舅感慨着,“笙儿的酒肆招待的果然都是达官显贵。”


骆大都督与有荣焉:“笙儿从小就有想法。”


这么一家酒肆,因是小姑娘开的,有百官勋贵聚集也不会招人非议。


他若是想要交好哪位大人,通过酒肆还是很方便的。


当然,他一时用不着这么干。


可也受益不少,原本对他不冷不热的林祭酒等人,如今见了他也有几分笑脸了。


他琢磨着这些老头子是想让他给打折吧?


打折?这可万万不行,他想花钱还吃不着呢,怎么能给那些人打折?


这时就听盛二舅小声道:“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开阳王好像还没给钱就走了。”


他其实也想忍住不问的,可家里在外头的产业都是他打理,对账之类要弄得清清楚楚,最见不得这个。


骆大都督咳嗽一声,没说话。


他早就想问问了,考虑到笙儿曾经扯过开阳王腰带,强忍着没问。


万一是笙儿想拿美食把开阳王哄到手呢?


他不能坏了女儿的好事。


骆大都督不吭声,骆笙却开口了:“开阳王预付了一万两银子,每次吃酒直接从预付的钱里面扣除。”


盛二舅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多,多少?”


“一万两银子。”


盛二舅眼神发直:“这得吃好几年吧。”


盛三郎插话道:“要是每日都来吃,一顿按三百两银子算的话,勉强吃一个月吧。”


盛二舅身子晃了晃,不敢说话了。


他对京城的生活可能存在着误解,还是研究清楚再决定来不来京城置办产业吧。


骆大都督则语气莫名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闹半天是他误会了。


不过开阳王一个月吃掉一万两银子,这也不行啊,太不会过日子了。


但不得不说,开阳王家底挺厚的。


骆大都督也挺矛盾的,一会儿觉得开阳王不错,一会儿又觉得哪哪都是缺点。


到最后,一拍脑袋。


开阳王是好是坏关他屁事,他操心这么多干什么,明日还是带着舅弟一起去酒肆光明正大吃酒才是正经。


翌日一切如常。


骆笙把吃得心满意足的骆大都督与盛二舅送到酒肆门口:“父亲与舅舅先走吧,我留下打理一下酒肆。”


骆大都督点点头,看向骆辰:“辰儿呢?”


“我与姐姐一起回。”


盛三郎眨眨眼。


表弟在酒肆连吃两日,“姐姐”叫得越发顺口了。


其实要是能吃一辈子表妹做的饭,让他叫姐姐也是可以的。


盛三郎想到终有一日要回金沙,满心怅然。


骆辰回到大堂,想了想,拿起一条白汗巾搭在肩头往后厨走。


盛三郎不由乐了:“表弟,你这样看着也不像店小二。”


骆辰淡淡反问:“哪个像?”


盛三郎摸摸鼻子,没话说了。


骆辰进了后院,就见一名黑脸少年挎着书袋从后门走进来。


“姑姑,我回来了。”


后厨中走出一个面容丑陋的妇人,手中端着一盘包子,柔声道:“小七饿了吧,净过手先吃包子垫垫肚子,等打烊再吃饭。”


黑脸少年匆匆擦了手,抓起一个包子往嘴里塞。


包子皮薄馅大,汁水鲜香,烫得少年直吸气。


骆笙走出来,见小七吃得狼吞虎咽,嗔道:“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小七把包子咽下,笑出一口白牙:“太好吃了。”


秀月拿帕子给小七擦了擦嘴角,笑道:“肯定好吃,那次姑娘听说你喜欢吃虾仁,今日特意选了新鲜的大虾做包子,包子馅是姑娘亲手调的呢。”


小七不好意思抓了抓头:“东家对我太好了。”


就只是让东家看了一下屁股蛋,不但供他读书习武,每日还有这么多好吃的,想想真是太幸福了。


至于把他养大一些会不会送去“养鹅”,认真想想,其实也能接受……


骆笙看着小七,目光温柔:“我与秀姑投缘,你是秀姑的侄子,那与我弟弟也差不多。”


夜色里,微风起。


少年眉如墨画,眸若点漆,一张白玉般的脸渐渐冷凝。


与弟弟差不多?


骆辰走了过去,微仰着头问骆笙:“他是谁?”


他不在京城的这些年,骆笙还认了个弟弟?


“是秀姑的侄子。”见骆辰目光扫向秀姑,骆笙再道,“秀姑是酒肆的大厨,你这两日吃到的酒菜都是秀姑做的。”


少年根本没被敷衍过去,淡淡道:“包子馅是你调的。”


“我偶尔会在厨房打下手。”骆笙从盘中拿起一个白胖胖的包子递过去,“要不要尝尝?”


骆辰移开眼,冷冷道:“不饿。”


骆笙转而递给小七:“小七再吃一个吗?”


小七忙点头,伸手去接。


一只手横伸过来,把包子拿了过去。


小七错愕看向骆辰。


骆辰平静看着他。


这黑小子,要是敢仗着骆笙的另眼相待耍横,他就不客气了。


小七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包子好吃,你趁热吃吧。”


盘子里还有好几个包子呢,东家的弟弟一副要杀了他的表情干什么?


骆辰睨他一眼,捏着包子走了。


“捏漏了会烫咧。”小七在后边喊了一声。


骆辰脚步一顿,加快了脚步。


等小七吃完包子去做杂事,秀月不安道:“姑娘,骆公子与小七好像合不来。”


骆笙笑笑:“无妨,骆辰嘴硬心软,不会欺负小七的。”


弟弟多了,也有些烦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