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掌欢 > 第195章 有所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宫的阴云一直没有散。


永安帝那边迟迟没有反应,令人猜不透帝王心思。


到了换药的时候,太子妃冲到梳妆镜前看到左脸颊上那道狰狞伤口,发狂扫落了梳妆台上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崩溃痛哭。


桂嬷嬷早把其他人赶了出去,抱住太子妃轻声安抚:“太子妃,您要振作起来啊,就算为了小主子也要振作起来啊。”


太子妃怔怔落泪:“振作?我的脸毁了,你告诉我该如何振作?没有毁了容的女子能当太子妃乃至皇后的——”


桂嬷嬷忙掩住了太子妃的口:“太子妃,慎言啊!”


“慎言?”太子妃惨笑,“嬷嬷,我如今这个模样,慎言或是不慎言还有什么要紧呢?”


桂嬷嬷宽慰道:“太子妃,皇上那边并没有说什么,萧贵妃不爱管这些事,太子对您即便有所不满也不能如何,您可不要自暴自弃了。”


换做平时,太子妃根本不会说出这般要命的话,现在是真的失去理智了。


这也难怪,容貌对女子来说多么重要,更何况处在太子妃这个位置。


即便太子容忍,朝臣也会抗议的。


一国之母容颜受损,如何主持重大礼仪,如何接受诸邦朝贺?


太子妃失魂落魄摇摇头:“太子现在不能如何,是因为我是父皇钦定的太子妃,可以后呢?”


等太子坐上龙椅那一日,成了大周最尊贵的男人,还能容忍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当他的皇后?


这是让她眼睁睁看着失去一切。


“太子妃,您现在最大的困境就是容貌受损,倘若能把疤痕消除,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


那不成了天下笑柄?


翠红那个该死的贱婢,这样做比要她的命还狠!


可是容貌受损就不一样了,这是有碍大周体面的要命事。


太子妃抬起脸,直勾勾盯着桂嬷嬷:“太医说金簪刺得太深,刮掉了血肉,疤痕去不掉了。”


太子妃因为吃醋算计侍妾,最多招致太子不满,怎么都到不了休妻的地步。


太子真要这么做,群臣也不会答应的。


“是啊,太子妃,都说神医能活死人肉白骨,想来消除一道疤痕不在话下。”


太子妃眼神渐渐亮起来,用力握住桂嬷嬷的手:“你说得对,我要请神医!”


“不是还有神医吗?”


太子妃一怔,喃喃道:“神医?”


太子妃的娘家是北河望族,父亲现任鸿胪寺卿。


乔夫人接到消息哭肿了眼,转日一早就去了京郊请神医,几乎没有悬念被拒。


神医难请,京城上下也是知道的。


太子妃对卫羌不做指望,想办法给娘家递了消息。


这三日乔寺卿也没闲着,千方百计打探神医的喜好。


打听来打听去,就打听到骆笙身上。


第二日再去,再次被拒。


如此一连三日,乔夫人受不住了,拉着乔寺卿哭诉:“老爷,您可要想个办法啊,不然元娘可怎么办啊。”


“骆大都督的掌上明珠骆姑娘。”


一次是请动神医救醒骆大都督,一次是帮平南王世子请动神医给平南王取箭疗伤。


“夫人,我打探过来,放眼京城只有一个人两次请动了神医。”


“是谁?”


“就是她。”


“可骆姑娘不是只会胡作非为吗?”乔夫人有些不信。


这两桩事若是有心打探,不难知道。


乔夫人愣了:“那个曾把元娘和二娘踹进水沟里的骆姑娘?”


乔夫人听着,脸色不断变化,最后忿忿道:“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生老病死,世上无人能避免。握着神医的关系,骆姑娘就不单纯是那个骆姑娘了。


乔寺卿叹气:“胡作非为和请神医不冲突啊,谁知道骆姑娘怎么得了神医青眼呢。其实不止这两次,据说神医先前去开阳王府也有骆姑娘的功劳,不过此事没有定论。”


至于卫羌请骆笙帮忙的事,目前还没传出去,乔寺卿并没打听到。


夫人也有夫人的圈子,骆姑娘在青杏街开了一家只在晚间开门的酒肆,她早就听说了。


只是想着几年前骆姑娘给两个女儿带来的伤害,外加自持太子岳母身份,她不愿去捧这个场。


“骆姑娘不是开了一家酒肆么,你晚上带着二娘去吃酒,找机会请她帮忙。”


乔夫人点头。


乔夫人眼神微变:“老爷去过了?”


乔寺卿神色一凛:“没去过,就是听说很贵。”


没想到还是要去一次。


“对了,多带些银钱。”乔寺卿似是想起什么,提醒道。


说真的,那个有间酒肆多去几次,就要养不起外室了……


乔夫人早早带着乔二姑娘赶到了有间酒肆。


实话是肯定不能说的,不然夫人问起钱从哪里来,他如何回答?


养外室的钱可不能断了。


“有雅室么?”乔夫人问。


“雅室正好空着,客官随我来。”红豆领着乔夫人母女进了雅室,流利报了一串菜名和价格,“不知客官要吃些什么?”


酒肆正好刚开门。


“客官里面请。”红豆瞄了一眼,隐隐觉得跟在这位夫人身边的少女有些眼熟。


红豆捏着荷包,笑眯眯问:“您是哪位呀?”


“我是鸿胪寺卿的夫人。”乔夫人矜持道。


吃什么?听了这个价格谁能吃下去!


乔夫人压下震惊,随意点了几道菜,而后把一个装了碎银的素面荷包塞入红豆手中:“可否请骆姑娘过来说话?”


这贱婢没认出她来,她可忘不了。


那年骆笙把她踹下水沟,她慌乱之下抓住岸边一把草,就是这个贱婢挥着匕首把那把草给割断了。


红豆眨眨眼,望着那眼熟的少女恍然大悟:“你是太子妃的妹妹,乔二姑娘?”


乔二姑娘绷着脸没有应声。


她与姐姐成了落汤鸡,结果连一声道歉都没得到,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后来她的姐姐成了太子妃,她不再是寻常贵女了。


可是母亲说,正因为她姐姐成了太子妃,才要谨言慎行,免得给姐姐惹麻烦。


从那以后,有骆笙出现的场合她就躲得远远的。


没办法,见到这对主仆她就恶心愤怒,恨不得把当年的仇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