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婚途不知返 > 372:我就去跳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网]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家名号叫得响,行事却十分隐秘,姜灼要抓封北霆的把柄并不容易,现在好不容易发现了秋书语这个突破口,还不铆足了劲儿盯着她。


秋书语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所以才觉得自己去国外陪叶成蹊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走出警局的时候,意外撞见了陆川。


“陆处长,好巧。”


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警局,陆川难得和她玩笑,“巧什么呀,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也是”


“例行询问而已,不用担心。”犹豫了一下,陆川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虽然他觉得,依照这丫头的心智一定不会有丝毫胆怯。


估计,姜灼这会儿快被气疯了吧。


“谢谢。”说话的时候,秋书语不经意间扫过陆川身上穿的制服,眸光微动,“我眼神不好,竟然没发现您升官了,抱歉。”


“就是现在没发现,你也早就料到了吧”


从秋君辞出狱,再到孟家破产,甚至连上面的几位都被牵连了进来,这当中虽然是连家和叶家在背后出力,但陆川压根不相信她一点都不知情,而且


“那几个人相继死在了牢里,你知道吗”之前,她就曾几次三番引导自己去调查那些人。


“您说笑了,牢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是吗”


陆川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里却不免在想,这丫头说的话连个标点符号都信不得。


她说她不知道,可得知那几个人的死讯她连一个惊讶的眼神都没有。


显然,她从一开始就料到了他们的结局,像他会因此升官发财一样,早在她的意料当中。


失笑着摇了摇头,陆川侧过身朝她比了一个“请”的姿势,想到姜灼如今的境地,他就忍不住想幸灾乐祸。当初他被秋书语逼的无可奈何时,也没少被他们嘲笑,这下总算轮到他们了。


风水轮流转




这两天秋书语都待在a市哪儿也没去,期间姜灼的确是又来找过她一次,不过只简单问了两句就走了。


紧跟着,叶成蹊就回来了。


临近新年,叶家的气氛依旧和去年一般热闹,再加上老夫*屏蔽的关键字*病初愈,大家更是开心。


只是,今年的叶成蹊却不像去年那么欣喜。


后来


就算迟钝如叶成佐也发现了自家大哥的不对劲儿,但碍于俞迈兮在旁边盯着,他也不敢胡言乱语。叶成佑向来聪明又惯会看人眼色,可即便早就看出了叶成蹊和秋书语之间有问题,他却只当不知。


未免老夫人觉察出什么,过完初一他们就回了自己家,没敢多逗留。


年后叶公主的“病”也依旧没好,他还在持续作妖,但他作的又和别人有点不同。别人或许偶尔也和自家媳妇吵架,但有人是故意制造绯闻引另一半生气,要么就提分手吓唬吓唬对方,再不就狠心下进行冷战,对方不先低头就不肯罢休。


偏偏


叶成蹊哪种都没做。


他只是自己生着闷气,偶尔再搞一些幼稚的小动作。


比如说,他总是不相信现在的秋书语有多爱他,所以会在不小心摔破碗的时候故意把手划破,然后还得自己用力挤点血出来,看她心疼的帮他包扎伤口,心里的那股闷气就散了不少。


再比如


某天两人坐在一起看电视,看到女主向男主提了分手,男主明明想挽回却死要面子不肯开口,叶成蹊嗤笑了下,显然不赞同对方的做法。


秋书语看着,好奇的问他,“要是你的话,会怎么做”


他状似专注的看着电视,环抱着她的手却微微收紧,“你敢和我分手的话”


以这样一个类似威胁的句式开始,秋书语以为他接下来会十分恶俗的说,“你敢和我分手的话,我就打断你的腿”或是“把你锁在房间里面”之类的。


结果,这位大少爷十分认真的来了句,“我就去跳河。”


秋书语“”


以死相逼吗


话说,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他是准备每个都尝试一遍吗


说完之后,他转过头看着她,像是在等她的回答。


四目相对,他像是在无声询问,“如果我跳河,你准备这么办”


明亮的眸光晶莹闪动,秋书语微微扬唇,故作轻松的笑回,“这个季节江水寒凉,会感冒的”


“那我开春再跳。”


“”


都准备*屏蔽的关键字*,还真介意感不感冒


诸如此类的事情,叶大少爷做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



秋书语又约温知夏见了一面,对方是特意从s市赶过来的。


叶成蹊最近黏她黏的紧,刚刚还打电话找她,她是好不容易才抽出的时间。


“知夏,有件事我想请教你。”秋书语说着,手搭在了自己的袖管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卷起了一个边边给她看,只见原本白皙的手腕上多了一圈淡色的痕迹。


很像


被人用力握住导致的。


如果仅仅是这个痕迹,温知夏说不定还要进一步问问,可余光瞥见秋书语颈间的吻痕,她瞬间就明白了。


这样的事情,本不好说与别人知道,但为了让温知夏更透彻的分析叶成蹊,秋书语觉得不好意思什么的,可以暂时先放一放。


“其实我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有点没分寸,只是最近”表现的越来越明显。


温知夏虽然是心理医生,但很多心理疾病都会体现在身上,还有一些本身就和身体息息相关,所以对于这种事,她倒是表现的很淡定,“会很轻易的被你吸引,对吗”


“嗯。”


“情难自制的时候,会和平时很不一样”


“没错。”


在笔记本上记了些什么,温知夏又问,“你有尝试过拒绝他吗”


“没有。”秋书语摇头。


他现在的情绪本来就不稳定,她哪里还敢拒绝他。倒不是怕他把她怎么样,而是担心他会像之前说的那样拿小刀戳他自己。


喝了口咖啡,温知夏目光坚定的对她说,“不如试着拒绝他吧。”


叶成蹊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得倾诉和释放,她不认为他需要一名心理医生,他真正想要的,只是秋书语。


逼至绝境后再给他希望,会比现在给他安慰要有用的多。


“书语,你才是他的救赎。”


其他任何人,都只是辅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