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漫威里的伍六七 > 第122章 法师之能,虚空留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觉。


和掉进呼啦圈差不多。


伍六七环顾四周,和勇度说的一样,地表像是承受了剧烈的板块运动,布满交错的裂痕。


地缝之中时不时喷出滚烫的电浆,天空是黑色的,没有乌云,只是单纯的黑。


伍六七神念扫过,在他能察觉到的最大范围里,没有任何活物。


他在手环上操作了几下,这是和【光雁】配套的,能在宇宙中任何位置建立一个小型虫洞,大小刚好够一架光雁通过。


手环一定是不好用的,伍六七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里,如果那么容易就能搞到飞船,勇度也不会折了那么多人。


他试图联系自己的小空间,黑颅魔剑和千刃静静地悬浮在里面,小空间还能用。


“魔法,开门~”


伍六七画了门,空气中似乎存在某种阻力,门是画出来了,但是没有能动用的空间力量,门的另一端依然是这颗星球上的电浆废土。


这里似乎隔绝了一切的空间跳跃手段,只有修士的小空间可以用。


伍六七捏了个诀,黑颅魔剑从小空间跳出来,他踩在剑身上,拍了拍怀中的大眼仔。


“有你老乡的信息吗?”


“滋滋~~(大概吧,有很多熟悉的波段频率)”


“你在前面带路,我们去找你老乡。”


小黑带着伍六七在半低空飞行,他没有御剑之类的能力,飞行是小黑自己的能力。


半天左右,他们在一处山峰停下。


这里似乎是座城市,但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这座山峰应该是地壳运动形成的,半天的时间,伍六七目睹了太多了的地震,这里的地壳很不稳定,星球已经处在毁灭的边缘。


从天空中隐约能辨别出城市的概况,毁灭以前这里应该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从大小来看,和山达尔的首都比也不诚惶多让。


地面上残留着很多飞船的残骸,其中不乏大型母舰,勇度说过,电浆能轻易的击穿【冥王宫】的AT立场和防护装甲,那这些母舰来多少可能都是白给。


从母舰的数量看,这颗星球的实力绝对不逊于山达尔,甚至更强,放在已知宇宙中绝对是S级的行政星。


看起来有些玩脱了。


屡试不爽的开门魔法用不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被困住了。


不过伍六七并不担心什么,进来之前他给师尊发了位置,自家师尊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将他弄出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查,尽可能多的拿到虚空的信息。


伍六七来到一处大型母舰的残骸内。


“你发现了一座时间孤岛,是否进入?”


冰冷的女声很久没在脑海中出现过了,没有任何犹豫,伍六七选择了是,时间孤岛这种东西就是时间的留影,进去完全没坏处。


眩晕感袭来,眼前的景象飞速变换。


断裂的高楼恢复了昔日的容光,阴沉的天空出现了光亮,街道上有不同种族的人来来往往,时不时能听到叫卖的声音。


毁灭之前,这里应该是一处商业街。


伍六七的目光被一个男孩吸引了,他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央,过往的行人逐渐将他淹没。


少年是山达尔监狱的断臂少年,只不过他的手臂还没断,身上也没有破破烂烂的囚服。


他的眼睛很好看,和伍六七刚见面时的猩红色不同,这就是个很普通的男孩。


画面一转,紫色的电浆从天空坠落,没有任何预兆,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所有活物都湮灭在紫色的电浆中,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街道上响着类似空袭警报的声音,天空中升起了一架架小型舰船,救援队已经出动了,他们尽可能的搜寻着灾难中的活人。


“——轰~~~~~~~~~~~~~~~”同样的电浆又一次掉落,相同的情况发生在这颗星球的各个地方。


以伍六七的视角,他能看到天空中的母舰虚影,几分钟的时间,母舰被电浆击中,舰身呈现不同程度的爆炸,一颗s级星球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完全覆灭。


这其间有强者出面抵抗,伍六七看到了一个穿着麻布衫乞丐,在电浆轰击到这条街道的时候,他的身上亮起了一道金光,古钟形的罡气将他牢牢护住,这应该是某种防御类的古武。


老人坚持了半分钟,撑过了第一波电浆,第二波到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精力抵抗,只是将人群中的那个男孩护在怀里。


老人应该是某个隐世的高人,在第一波电浆到来的时候,伍六七看到他的手环亮了一下,和身上的破麻衫不同,手环科技敢十足,应该是中央政府高层发来的召集令之类的。


可惜老人没来的急参与集合,只是用自己仅有的能力救了那个个男孩。


这可能是一个强者的责任吧,在灾难到来的时候,他们想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如何帮助那些无法抵御灾难的普通人。


伍六七倒是没什么感触,能救人他是一定会救的,但是这种末日要是发生在他身边,他还是会第一时间选择逃跑,刺客不是救世主,真的跑去救人才是脑子抽了。


电浆远不止两波,在第二波结束后,无规律的毁灭降临了。男孩的眼神也是在这个时候变了。


他的灵魂好像在此刻变成了另一个,就好像被某种东西附体了……


不……


这种情况。


也许可以称为夺舍。


男孩,被夺舍了!


新生的灵魂看着眼前的焦土,这片世界似乎和他认知中的不太一样,也许他在适应,在接受新的世界。


突然,电浆从天而降,男孩快速的向侧后方闪躲,可能是不擅长新身体的原因,他的左臂被一道电浆击中,连骨头都没剩。


男孩皱了一下眉头,喃喃的道:“虚空吗?”


隐藏在云层中的巨大身影似乎察觉到了地上的少年,喷发的电浆变得愈发猛烈。


“我们又见面了,虚空,这次领头的是谁?!!”


云上的生物没有回答他,只是愈发猛烈的向这片土地倾泻着电浆。


少年看着星球上的人类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没有伸手搭救的意思。


他并不是什么好人,对人类这种生物也不存在任何好感,那股敌意,只是单纯的指向虚空而已。


(PS:新月到了,虽然我还是扑街,但我还是要求月票,求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