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重生大富翁 > 第867章:主持公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挂了猴子电话后,苏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


这个突然跟踪起陈景炎的人,到底是谁派过去的。


如果是陈景炎到仇家,只怕如同上次那几个哥们一样,早就忍不住动手要杀人了。


这么费劲心力的跟在后面,所图谋的东西肯定不止那么简单。


隐隐当中,反正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重生后,新的一个大坎摆在自己面前了。


正当他沉思当中,手机突然响了。


没多想接通“哪位?”


“你好,苏总,我是中海市 委的,副市委书记杨尚昆,能不能抽个时间见个面,有些事情需要跟你当年讲下。”


苏启有些莫名其妙:“你好杨书 记,可以在电话里说说是什么事情吗?”


杨尚昆说:“还是当面见下吧,有个老领导想要见下你。”


苏启想了下:“那行吧,麻烦给我个地址。”


……


一个小时后,苏启站在了一个老年活动中心当中。巧合的是,这个活动中心刚好也是轻教提分网资助的。


里面有不少的老头老太太正在里面歌舞升平,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享受着自己的退休生活。


望着这场面,苏启心情其实挺不错的。


杨尚昆其实心里特别不乐意跟苏启打这个电话。


苏启在他们心中就是一个刺猬,谁惹了都要出血。


但没有办法,这是他老领导给他打电话,要求他联系苏启。


推辞不了,只能硬着头皮打这个电话了,心里也在嘀咕着,待会他们两个人见面后,他马上就离开这个地方。


老领导虽然退位多年,但他那个火爆的脾气依旧没有被岁月磨平,鬼晓得他们一言不合。会不会吵起来,自己作为中间人,到时候肯定两头不讨好。


看到苏启出现在门口后,他赶紧下跑了过来“你好,苏总,非常冒昧把你叫这里来了。”


苏启很有礼貌的说:“杨 书 记客气了。”


这时,一个发白红面的小老头,从他身边穿身而过,一脸的不快,钟良多跟在他后面,瞥了苏启一眼,也同样没有给好脸色。


杨尚昆看自己老领导果然是这么一副腔调,赶紧说:“苏总,就是那个小老头要见你,他脾气有点不太好,人也非常正直,所以你待会跟他交流担待一点哈。”


“我这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过去参与,所以就不过去了。”


说完杨尚昆见鬼了一样的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


苏启有些发懵。


红面老头坐下来后,远远的对苏启说:“小苏啊,你过来,我找你有点事情。”


苏启一头黑,这退位这么多年了,还这幅腔调,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心里也在嘀咕着,这小老头是从哪个位置上退下来的。


走了过来,望着小老头,还没开口,老头自己先开口了。


“我叫胡云松。”


苏启哦了一句:“领导,这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老头一看苏启对他名字没有丝毫的动静,心里的那种傲气一下子就井喷了。


在位的时候,光鲜亮丽,不在位了,突然变成了一个普通人,难免会有些几十年的习惯改变不过来。


瞪着苏启冷哼了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取得了一点小成就,就有些忘乎所以啦!”


“没有我们老一辈的给你们搭建前路,你们那里有现在这么好的环境。”


旁边钟良多也应喝了一句:“没错,老领导对当下的社会风气看的非常透彻啊。”


苏启一阵无语,望着钟良多,心里在想着,这家伙没退休的时候,在他们单位肯定是一个马屁精。


苦笑了下说:“领导批判的是,所以我尽可能回馈社会,这不,老年活动中心,我们花了很大的心思才弄起来的。”


胡云松点了点头:“这点我倒是认可你,给了我们一个不错的休闲去处。”


“不过我再次提醒你一下,我是中海人,是在云省退下来的。”


苏启想哭的心都有了,你哪里退下来一定要我知道吗?我这辈子都没有去过云省,怎么知道你是谁啊。


苦笑的说:“老领导,您退位时是在哪个位置上?”


“副省。”胡云松瞥了苏启一眼。


苏启心里突然一惊,这曾经的副省领导。


这会突然找自己要干嘛?


疑惑的把目光放在了钟良多的身上。


说“领导,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是老年活动中心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如果是尽管跟我说,我马上让人过来整改到位。”


胡云松一看苏启态度还行,也给足了他面子。


开口说:“你自己问老钟吧,今天我是为了他事情来的”


“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光芒避露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不给自己留后路。”


苏启发现跟这小老头已经聊不下去了,如果对方曾经不是副省这样的大佬的话,只怕他早就扭头就走了。


我尊敬你,是因为尊老是美德,但是你在我面前倚老卖老的话,我也没太多的心思去搭理你。


目光放在了许良多的身上,说:“领导,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许良多神情一愣,这苏启不应该是儿子口中,嚣张跋扈的样子吗?


怎么跟他口中的那种不可一世区别这么大?从见面开始,彬彬有礼,并没有让人感觉多么的不舒服。


但一想起自己儿子的前程。


他咬了咬牙说:“我是钟开云到父亲,他一直以来都在你们新益海地产上班,我就不明白了,他怎么会突然好好的被你开除。”


“这也就算了,你还把他告了,这时候我需要老领导出面给我主持公道,你欺人太甚!”


苏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终于明白把自己叫来是怎么回事了。


这摆明了就是要来给自己施压的。


平淡的笑了下说:“领导,你儿子在我们公司做的那些事情,你真的了解吗?”


钟良多冷哼了一声:“我怎么不清楚?就是因为他在牌桌上赢了几个下属的钱。”


“然后上班时间打牌,这不至于要到被你告的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