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网 > 带着淘宝混古代 > 第460章 策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6.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必胜,必胜,必胜!”


士兵们高昂激烈的声音回荡在南京城的夜空。


跑步声在南京城里响起。


目送着军队远去的朱慈烺垂下眼,低低道:“此身许国,再难许家……这一仗即便对你来说也很凶险吗?”


“鞑子偷袭我大明,为取得最大战果,绝不可能取道安徽攻打南京,必是取道湖州攻我南京。”


曾樱蹙眉道:“这一路无甚天险可守,即便以左家军之凶猛,怕也是一场苦仗。陛下,我等要做好支援的应对,另外还得加紧安徽一带的防线,以防鞑子派奇兵攻我安徽。”


左大友忍不住捶了下城墙,“可恶!偏偏这个时候受伤,弗儿虽聪明,可到底经验太少了!不行,陛下,臣恳请陛下,让臣随弗儿一起去。”


“靖国公,你如今走路都需人搀扶,还如何指挥千军万马?”


钱谦益道:“我们这群老家伙终是有退下那日的,还是要相信我们的后辈,对他们多一点信心。”


周世昌心里冷笑。


感情不是你家儿子闺女上前线,你说得轻松。


不过对于这仗的凶险他心里也是有数的,为左弗也感到了一阵担心。


虽说跟左大友这些年吵吵闹闹的,但毕竟共过生死的感情是不一样的。而且,因着当年扶持天子上位,碍了许多人的道,所以这些年他们俩不管喜不喜欢对方,都得在朝里相互支援,不然两人都没好果子吃。


所以,他可不想左弗出事。左弗才是左家军真正的灵魂所在。那些牲口之所以如此凶悍,全都是因为左弗。


他们觉得左弗是活神仙,科学是神仙法术,只要左弗不倒,这天下就没敌手!


所以,左弗可不能出事,要左弗出事了,那鞑子就真的无所顾忌了!


这回敢来偷袭,因是得知了左大友性命垂危的消息。毕竟,在左弗回来之前,左大友的情况的确很危险。而那叶德书可能一得知了这消息就告诉了他的主子,所以才有了偷袭这一出。


可惜,他用普通人来衡量了左弗,所以注定会倒霉吧?


周世昌想想左弗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心里又稍稍安定。对的,自己不是鞑子,也不是那蠢货叶德书,自己对左弗比他们了解得多,左弗这个人啊……


根本不能拿世间规则来衡量,不然要吃大亏的!


缩在官袍里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心里默默念着:左云舒,你可要撑住啊!


得知消息的刘茹娘再次绷紧了心。


她怎么也想不到,杭州知府竟是内奸,还安排了周氏来害她夫君,企图让左家军溃散,好攻打大明!


这心思当真是歹毒啊!


而女儿如今又上了战场,即便是个无知妇人,她亦知从杭州到南京,无甚天险可守,这一仗要打起来会十分凶险,而女儿她初为统帅,她当真能打赢鞑子,全身而退吗?


刘茹娘不敢想下去了,只望着自己的夫君发呆。


左大友被她看得心里羞愧,低低道:“这次是我不对,你说的不错,我太迂腐了……若不是我一心想着报恩,也不会……”


“算了。”


刘茹娘摇摇头,“谁能想到周氏竟是受了杭州知府的唆使来我们左家的?要说她会勾结叶德书卖祖求荣我却也是不信的。那女子虽是势利眼,可却也偏执。


她那家就是毁在鞑子手里的,清白也是给鞑子毁了的,自己老娘更是被鞑子杀害的,想来应也不会如此下贱,甘做卖国贼。”


顿了顿又道:“且也没那个能耐去做这事,那杭州知府只要不傻,也不会将真实的目的告诉她。”


“唉!”


左大友叹了口气,“有时想想,咱们现在过的日子还不如以前。人在高位处处要小心不说,竟还能碰上这样的事……”


他摇摇头,“现在只希望弗儿能平安归来。若是这一仗真能将鞑子打狠了,打得他们几十年都不敢动一动,我便想跟陛下辞官了,以后只在家做个富家翁。”


刘茹娘有些诧异。


自己这丈夫最是热血,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左大友摇着头,“老了,这脑子不灵光了,万一哪天糊涂祸了国,那真是千古罪人了。”


“现在还是别想这些,想想咱们女儿吧。”


刘茹娘轻叹了声,双手合十道:“希望菩萨保佑,保佑我儿能平安归来。”


“对了,陛下刚刚忽然传旨,让孙训珽立刻动身前去安徽,你说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又启用他了?难道是想给机会让他立功,封个国公,然后让弗儿嫁给他?”


“什么?!”


刘茹娘瞪大眼,“将我的好姑娘嫁给那等浪荡子?!不行,我不同意!宁可不嫁,也不能嫁给那等花花大少!我看那英国公倒不错,人品端正,相貌堂堂,跟弗儿也谈得来……”


“不行!那是个克妻的,再者,我的宝贝女儿怎能去当填房?!不行,我不同意!”


“要你同意做什么?!那些名分什么的都是虚的,女人这辈子只要找个对自己真心实意好的男人,那日子就不会差。”


“不行,要劳资的女儿给他那亡妻磕头,我不干!”


“左大友,你又有力气了是吧?我告你,这回的事还没完呢!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看你,都是你这猪脑子害得咱家弗儿现在要去打仗!要不是你糊涂,你就不会受伤!你不受伤,鞑子就不敢偷袭我大明……”


一旁伺候的王嬷嬷眼泪都下来了。


那啥……


夫人,老爷,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大姑娘此去很危险啊?你们在这个时候吵这个真的好吗?再说,大姑娘婚事你俩能做主?


这一仗危险吗?


或许吧。


对别人来说是这样,可对左弗来说并没那么危险。


张铭已经跳上了船,立刻回琼州组织人,兵分三路,一路炮轰天津,一路攻打舟山,宁波!还有一路登陆上海,将琼州先进的武器输送过来,并与左家军会和作战。


清人的记性真不好!这么快就忘了飞剪船的速度了!飞剪船虽不能装多门火炮,但速度极快,可快速将士兵投入战场,而一旦登陆后,琼州造的火炮,燧发枪以及刚刚投入生产的加特林机枪会让这些人知道什么才是正义!


到时两路夹击,灭了你们这波偷袭大军不说,还要炮轰天津,诛你们的心!


敢害我左弗的爸爸,我就要让你们跪下来叫我爸爸!


:。: